一只雕

垃圾文笔,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ಥ_ಥ
一月份恢复一个月三篇更新(现在要申请加考试啦),慎关,希望神仙太太们积极产粮(˶‾᷄ ⁻̫ ‾᷅˵)

【曦澄】江先生,搞基么

*又名见家长的二三事




看着微信的聊天页面,金凌久久的在思考着到底要不要回自家男友的微信.....
要知道,距离男友那条信息发过来,已经过了十分钟了.....
十分钟啊,自他们在一起后,只要有信息,彼此一直都是秒回啊!

暗了无数次,又一次次点开页面,就这样反复反复反复.....
啊啊啊啊啊啊啊,金凌的内心无比抓狂.

思追:【阿凌,我叔叔已经同意了,你舅舅呢】

金凌满脸黑线,总不能回思追:我舅舅勃然大怒,说要打断我的狗腿,再打断你的狗腿......然后跑去找皮带准备狠狠地抽死我......于是我离家出走了.....???这种画风.

唉.....这就很尴尬了.....
金凌站在路灯下,感叹人生真是忧郁啊.

对了,家长又不是只有舅舅,还有另一个呢,虽然那个....很不靠谱,但是不靠谱总比暴起打人好吧....金凌眼睛一亮,就给那个家长打了个电话.
那边传来一阵爽朗的男性声音 “大外甥,大半夜干了啥,江澄可被你气的够呛呢哈哈哈哈哈”
“魏叔,帮我个忙呗” 金凌哭笑不得. “我和我男票约了明天见家长,emmmmm.....”
“好呀,怪不得哈哈哈哈哈哈,地址时间发给我” 那头的男人爽快的答应了,金凌这才松了一口气.
给蓝思追回道:【他答应了(*´ω`*)】 然后飞快的把地址和时间发了过去.
再悄悄地跑去附近的宾馆登了一间房,就睡了.

第二天约了的时间在下午,金凌穿着一身干干净净的休闲装,提前十分钟就到了会面的餐厅.
他老远的就看到了自家男票和对方的家长.
嗯,自家男票一如既往的帅!
至于男票的长辈,那身段,那气质,那仪表 可谓是———
温文儒雅,玉树临风,君子也.

金凌脑海里一下子就出现这些字,好一会儿在两个人笑眯眯的眼神注视下,他才赶紧打招呼道 “ 蓝叔叔你好你好你好,我是思追的男朋友,我叫金凌”

对方的家长微笑道,“金凌,不用那么紧张,我叫蓝曦臣,是思追的叔叔,坐吧”
“好” 看到蓝曦臣和自己第一眼的感觉没什么区别,性格还这么好,金凌舒了一大口气.

聊了十几分钟了,金凌撇了一眼手机,不靠谱的魏叔,该不会堵在半路了吧?他想.

突然门口走进一个人.
金凌立刻转头看去,表情瞬间凝固了. 这.......

来人,一身暗紫色修身长风衣,他的眉目阴郁的如同凝聚了狂风暴雨的天空. 一步一步的朝金凌的位置前走去.

金凌已经傻眼了.
来人瞬间到了跟前,就是一阵破口大骂“ 胆子肥了啊,敢离家出走是吧,关机是吧,金凌你能了啊,就为了个叫蓝什么追小白脸?嗯?”

金凌被吓懵了,颤抖地说道“ 舅舅,我我我....” 想要解释却连话都说不清楚.
突然,一道温和的声音救了他“您好,我是蓝思追的叔叔蓝曦臣,您要不坐下来喝杯茶,降降火气,咱们慢慢聊”

江澄看到对方那揪不出毛病的端正样,刚要发作的爆脾气,一下子降了几个度. 想要拒绝说不,却看到金凌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眼神,其实想想这孩子也可怜,爹娘没得早,全靠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带到大,很多时候任性了些。算了这次先看看对方家长怎么说吧,虽然自己是绝对不同意的. 搞笑,和个什么男的谈恋爱看这架势是要定终身?真是脑子有病.
江宇直先生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
别和他说什么年代不同了,呸。

“行吧,说什么” 江澄面色稍缓,一挑眉看向蓝曦臣.
蓝曦臣咳了一声,说道“思追,介绍下自己吧”
只见坐在其身边的青年,眉眼弯弯的,一副秀雅的样子.
青年温声介绍道“ 您好,江叔叔,久闻大名,我是蓝思追,我和金凌是同一所学校的,同一个宿舍的. 我们在一起四年了,阿凌他人特别好,我很喜欢他,我一定会好好对他的”

听完,江澄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这个什么追,早几年就和金凌搞在一起了,最重要的是自己还和煞笔一样毫不知情?!“你....你们” 江澄被气笑了 “真是好样的啊”

“舅舅,我们其实,已经...”金凌红着脸突然辩道.
“就是....那个....”金凌支支吾吾地解释道。

江澄表情变得很奇怪,脸色更是阴晴不定.
他的手攥紧了桌上的玻璃杯,手背上可以看到暴起的青筋.
“你们...”

“所以,舅舅请你成全我们” 金凌对蓝思追对了个眼神,两人齐齐地站起来对着江澄就是一鞠躬.

江澄心里那个气啊.
小兔崽子先斩后奏,Tm生米都煮成熟饭. 别以为他舅舅不知道男人与男人是怎么那啥的.

就在这时,蓝曦臣叹了口气,“你们啊你们,今天要不先这样,你们先离开,我再和金凌的舅舅多聊几句?”,话毕朝金凌眨眨眼睛.

金凌逃似的拉着蓝思追的手走了,蓝思追不忘对江澄礼貌性的道了声别.
转眼消失在了江澄的视线里.

江澄不知道蓝曦臣还想要和自己聊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的耐心已经被磨的差不多要到底了.

“蓝先生,我一会儿还要回公司开会,只有十分钟给你” 江澄压低嗓音,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没有那么不善. 食指敲了敲左手的表面.
总而言之,有话快说,有P快放.

蓝曦臣不急不慌,有条不紊的开口道,“江先生,有对象了吗”

“什么?!”江澄眉头一挑.


【ps:真的超不想写成连载的QAQ明明预期是短篇.....

题目只是一个调侃哈哈哈哈哈 蓝大怎么可能说这种话哈哈哈哈 舅舅会打死他






评论(9)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