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雕

垃圾文笔,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ಥ_ಥ
一月份恢复一个月三篇更新(现在要申请加考试啦),慎关,希望神仙太太们积极产粮(˶‾᷄ ⁻̫ ‾᷅˵)

【舟渡】死亡三部曲

*骆队死亡设定,接受不了勿进
*不喜勿喷
*没有复活桥段
*文笔渣
*一发完



骆闻舟死了.
人民公仆,社会的好同志,刑侦大队队长就这么倒下了.
这件事情还登上了燕城头条 ,标题是“人民公警骆闻舟在出警时因公殉职” ,还描述了他一生如何与各种穷凶恶极的亡命之徒进行的斗争,等等英伟事迹.

【走马灯】


骆闻舟感受着死亡慢慢的来临,只是一阵倦意.
对了,其实他以前也不是没假设过自己会死,就像他的师傅杨老那样,有一天被某个歹徒杀死. 虽然后来证实,是有人故意为之,为杨老设了个死局. 但是在他眼里,他们这种工作死掉,有些时候也无可奈何. 至少死的无私,无畏. 当然了,骆闻舟本人还是崇尚爱护生命人人有责的,他爱生活,爱健康,爱爸妈,还有一个,爱着费渡.

对了,费渡那小子,说起来,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骆闻舟绝对不可能想到后来居然和他在一起了. 当时,就觉得这是一个性格古怪又固执的小屁孩,明明他妈那件事,早八百年盖棺定论,这孩子一根筋的觉得他妈不是自杀,说自杀不过是他们这群做警察的办事不力,勿判了. 搞得他们也不得不反复调查了几遍,还是那个结论:他妈是自杀的.
这孩子一开始他们看着确实也挺可怜,爹不疼妈不在,于是他和陶然就发挥了作为“警察叔叔的爱与关怀”这一特点,有时陶然带他回家,有时骆闻舟偷偷给孩子买个游戏机之类. 可这熊孩子不知道脑子抽了还咋的,和他就是不对盘. 明明在陶然面前乖的不行,在自己面前,简直一顽劣少年的代表.

再长大点,他还真不止一次怀疑过这家伙会长歪,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公子爷. 那会儿,他记得费渡的父亲出了车祸. 他心头有个念头出现了,这会不会是费渡干的. 那是一场恶性车祸,接触的人都死掉了. 费渡的父亲也成为了植物人,而费渡顺理成章的继承了费承宇一手创办的集团. 所有人都在猜测:是不是费渡?把一切杜撰成一场豪门夺权的故事. 这件事情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有了钱的费渡更是过上了纸醉金迷的日子,变身为一个纨绔子弟. 对此他向来是对此充满着嫌弃. 也许就是酸不拉唧的来自人民公仆的嫉妒吧,拼死拼活一辈子还没人家一天动动手指赚的多.
这小子竟然胆子大的看上了陶然. 他也不止一次为此咂舌,陶然那钢管直男,顶多认为费渡是作为弟弟的调皮罢了,还会笑着说,别闹了.
可能是费事儿终于意识到自己和陶然不可能了,也算是认清了现实. 可偏偏有几件成年旧事被这个没良心小崽子给知道了,可能是他给费渡母亲每年清明节送上一束花,可能是他养了骆一锅那只无法无天的肥猫那么多年,可能是他送了费渡那个游戏机. 这小没良心也算是认识到了他的好,终于正常了一段时间.

谁知道,费渡突然开始撩他,还换着法不停的撩,往死里撩,明明是知道他的取向的,也不知道大脑犯了啥病. 他当时也只是抱着看看的态度,也没打算真的同意. 可是,谁知后来偏偏进了那个变态的“治疗室”. 他记得,他的心狠狠的一抽. 自那以后,他就同意了.
他们同居了,没多久,偏偏发生了一件事,那一天,费渡死死地为他挡住了爆炸.就费渡那金贵的身体,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 那一下,直接躺进医院,抢救了. 他永远不能忘记那时的感受,那种撕心裂肺的心痛. 他知道,他爱上了.
没想到费渡醒了后,却准备和他拆伙. 对他来说,这可要了老命了.无非是晴天霹雳,早和这人说了,别招惹自己,当初怎么不听话呢.把他气的不行. 但他冷静想了想,还是在费渡准备离开前,抓住了费渡. 他终于看到了费渡内心中处的深渊. 他也清清楚楚的知道了燕城那些隐藏在阴影里的黑暗. 他没想到,他爱的人,与其关系密切.
他爱的人,原来那么辛苦,那么痛苦,与那挣扎不开的一切苦苦斗争,才能让自己看起来游刃有余. 费渡这小子被他的一些话终于戳中心思了. 和小狗一样,咬了他一口,啧,想起来其实也不错.
费渡喜欢他,他很高兴.

再后来有些事情,到了最后,那些扑朔迷离也得到了答案.
费渡说,怪物都清理干净了,我是最后一个,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家里.
那一刻,他真是想,把这人按在身下,立刻“执法”.

意识渐渐涣散,骆闻舟有一些遗憾.
他闭上了眼.



【碑】

碑上的骆闻舟,还挂着平日明朗的笑容.
碑下摆满了一束束白花.

穆小青已经哭晕过去了好几次. 她无法面对自己儿子已经死了的事实. 任何一个母亲都接受不了.
骆城低着头沉默不语. 他的头发白了几簇,看起来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作为父皇最爱的长公主,朗乔眼睛都哭肿的不像样了,如果骆闻舟还在,大概会笑死她吧.

费渡像个木头人一样,如同失去了任何表情.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沾湿了他一身黑色西服,他没有动.

陶然看不下去了,走过去,脚一滑,差点摔个狗吃屎. 他懊悔的看着费渡,眼睛红了“对不起,费渡,都怪我,我当初就不该为了去找常宁,让头儿替我去查那个案子,也许死的就是我了”

费渡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扯起一个笑,说,陶然哥,不是你的错. 我了解我哥的性子,就算不是你,也可能是为了别人.

说完,费渡又没了任何表情,他只是注视着墓碑上熟悉的笑容.





【遗书】

遗书是陶然交给费渡的,陶然说,骆闻舟在和费渡在一起不久就写了,写完交给陶然保管.就怕有一天真的要用到,结果,却真的用上了.

费渡回到了那个从前和骆闻舟的那个家.
他唯一能被称之为家的地方.

开门,骆一锅便探头探脑的从门缝里钻出来看了看,只看到了费渡,却不见那个铲屎官.

费渡蹲下去抱住了它,打开了一盏小灯. 他开了一瓶红酒,反正,也不会再有人管他喝不喝酒了.
他盘着腿,喝的有些微醺,坐在沙发下. 一下一下顺着骆一锅的毛. 才从怀里掏出了那封薄薄的信封.
微弱的灯光下,看着信封,他在想,如果不是恰好自己在出差,是不是这一切也不会变成真的.
为什么他回来,什么都没了呢.

他打开了信封.

“亲爱的费事儿

当你看到这封信,说明我已经死了. 陶然那小子也算是靠谱的把我的遗书交给了你. 有几件事要麻烦你,一个是我爸妈的事情,在卧室第一个柜子下面的抽屉,有一份保险,那是给他们买的. 等他们老了,那些钱也可以每年定期打到他们户头. 我知道,以你的性子你一定会照顾好他们,但我不想以此捆绑你.....”

那个人总是一副很了解自己的样子,费渡红了眼圈.

“第二件事,是骆一锅,如果我死了,有他陪着你,那也是好的,但如果你不想照顾他,也可以把他送到我爸妈家...”

费渡看了一眼睡在他腿圈里的骆一锅,它知道吗,它的那位铲屎官,再也不会一边嫌弃一边又给它放一满碗的粮食了.

“第三件事,就是你,哎呀,没了我,你该怎么办,你这小费事儿的,可别一激动又跑去你家那地下室“治疗”, 我知道你没了我,一定要死要活的,哈哈哈,哥的魅力就是大呀....”

费渡很想笑着说,你怎么还这么自恋,可是他笑不出来. 眼眶里却砸下了几颗眼泪,沾湿了信纸上龙飞凤舞的字.

“答应我,你要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不要熬夜,不要喝太多酒,累了就去休息,少喝点咖啡,那玩意儿,你胃也不好,最好少碰....”

费渡摸着信纸,仿佛骆闻舟板着脸如往日一样教育他. 一下子,化为泡影.

“最后,记得,我爱你”

“费渡”

评论(1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