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雕

垃圾文笔,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ಥ_ಥ
一月份恢复一个月三篇更新(现在要申请加考试啦),慎关,希望神仙太太们积极产粮(˶‾᷄ ⁻̫ ‾᷅˵)

【喻黄】老情人 (一)

*情节老套,就是那种曾经在一起,然后其中一人一声不吭闪了,多年后又见面云云

*非原著背景

*甜




当黄少天再见到那张熟悉的脸庞时候,他下意识的想面不改色的转头就走。

‘卧槽遇到七八年未见的前男友该怎么办,急,在线等,求救’ 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发论坛,想必就是这个标题了。

可明显,当下情况,他无法一走了之。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的再见,竟然是在会议室里面。

而他作为甲方公司的代表,那人作为乙方公司的代表。


他无路可逃,只好故作镇定,回以乙方代表们灿烂的笑容,然后笑着与喻文州握手,说一句合作愉快。

没想到喻文州已经比他高了半个头,要知道当年他还调侃过喻文州的身高。

他说什么来着。


‘文州,你看看你,都比我矮一个头了,以后大哥请你喝牛奶,保证你长得又高又大’


稍微抬头,就能看到乙方的喻文州微笑的聆听着某个关于合作的报告,只是现在的喻文州,笑起来眼底却满是寒意和一些他所看不懂的情绪。

记忆溯洄,一点一点,像漩涡一样,把黄少天拉回到多年前。


记得,开学那天,河边的柳絮在暖风中荡漾着枝条,走过校间小道,阳光正好。那是他初见喻文州的日子。


‘老大老大,知道吗,班里今天来个转学生’ 他座下某小弟凑过来告诉他。

他漫不经心的应和了一声 ‘哦?’ 手指翻阅着这周的漫画杂志。 

直到上课铃声响起,他才抬起头看了一眼台上。

那是一个少年,看起来比他小,那一身干净的白衬衫校服穿的服服帖帖,嗯,长得也好看。当然,黄少天形容能力有限,语文不是他的强项。他一时间想到的只有那么多。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人家看,被班主任看到了,班主任斥道:黄少天你干嘛盯着人喻文州看啊,他脸上是有字吗?全班哄堂大笑。那个叫做喻文州也轻轻一笑,笑的很淡,笑的很浅。


可是不知怎么的,黄少天却想起了几句诗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

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

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更巧的是喻文州就坐在他前面。


他上课睡觉,睡着前,总能看到一个白色的背影,挺直的坐在那边。听着讲台上孜孜不倦的讲课。


按理说,喻文州这样一路拿着最高奖学金入学的大学霸和他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他上课睡觉放学打架打游戏。拿着父亲给的高额零花钱无论是校内还是校外都是呼风唤雨,谁见了他,不得恭恭敬敬的喊一声黄少呢。


但是冥冥之中,也许就是注定的。在开学后的第三个月,某一天黄少天恰好在网吧打完游戏,想要去隔壁街面摊吃点面再回家。他穿过小巷,却不料几人在那边堵着一个人。


是一个白色的身影,是他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在黯淡破旧的路灯下,显得那么凄冷和悲伤。

黄少天不动,抱着手臂,走进房屋间间隔的阴影中。他没有上去,他不会帮助和他不熟的人。当然,他也想看看喻文州被教训的样子。


对方愈发咄咄逼人,他看不见喻文州的表情,只见喻文州低着头,肩膀有些耸动。他不禁想到:大学霸不会吓哭了吧。 

可是下面的场景,黄少天看得倒是一愣一愣的。 因为喻文州,麻利的抄起脚下的一根铁棍,往着其中一人头上就砸下去,立刻开瓢。 

‘啧啧啧’黄少天算是见识了后面喻文州没一会儿就把那几个人全部打趴下的强悍战斗力。


打完了,喻文州却朝着他的方向一步一步的走来了。直到走到了他的面前,喻文州停下了。

‘黄少天,看够了吗’ 喻文州挑眉看着揶揄道。

‘厉害啊,喻文州’ 黄少天一脸想不到,但很快又笑起来。

喻文州听到了他爽朗的笑声,就仿佛看到了他咧开嘴,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


最后,在两碗带着面香的水雾气中,黄少天轻车熟路的往其中一碗里面加着辣葱和酸菜。然后把另一碗递给喻文州,喻文州则是给他递过一双干净的筷子。

黄少天谢了一声,接过。

吸溜吸溜的吃着面。一下子,一碗面就见底了。

却看到,喻文州慢条斯理的一根一根的嚼着。啧,这种吃法也太小娘们气了吧。黄少天想到。


再后来,黄少天和喻文州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因为他也没想到,喻文州那小子,各方面都挺合他胃口。一个眼神,喻文州就懂他。


那一年,喻文州的生日,改变了他的很多想法。

他早就答应了喻文州,一定陪他一天,男子汉,说到做到。

他跟着喻文州,来到一个孤儿院门口。

他有些不解,喻文州才慢慢的说道 ‘这是我家’

黄少天突然恍然大悟。他明白了为何喻文州从未告诉他自己家在何方,也明白了为何喻文州从未提及过父母。

黄少天内心思绪翻涌,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没关系的,我都习惯了’ 喻文州突然说道,眼底是风淡云轻。拉起黄少天的手,往里走。

黄少天见到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坐着院子里,她慈祥的朝黄少天笑了笑。

‘院长’喻文州打招呼道。

黄少天也马上打招呼介绍道 ‘院长好,我是文州的朋友黄少天’

院长有些吃惊,但一下子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她慢慢起身走到黄少天面前,笑眯眯的摸了摸黄少天的头 ‘好孩子’

黄少天受宠若惊,因为从小到大都没人这么夸过他,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喻文州转身进屋,走前对黄少天说了声 ‘你现在这儿呆会儿’。


黄少天看着空荡荡的院子中只有一个秋千,疑惑的问院长 ‘这里没有别的....孩子吗?’

院长笑笑解释道 ‘ 三年前,院里最后一个孩子被领养的夫妇带走了’

黄少天心下一惊,‘那...’

院长苦笑 ‘ 孩子,你是想问文州为什么没有被领养吗’

黄少天有些被看透窘迫。

院长顿了顿说道,‘ 这孩子从小就很懂事,也就是太懂事了,我最心疼他,他觉得我老了,他怕我照顾不了自己,他不愿意和领养的人走’ 说着,用手抹了抹眼泪。‘他也是个好孩子,你是他第一个愿意带回来的朋友,阿婆看得出他很喜欢你,拜托你,要和他关系好好的’

‘文州人很好的,很多人都喜欢他,婆婆’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回道,今天,他脑海里信息量过于庞大。他需要消化消化。

‘那就好’ 院长拍拍他的肩。


日落,晚霞于空中. 黄少天才听到喻文州喊了他一声,他转过头。

只见喻文州立于一片晚霞中,神色流露着一种温软。

那种眼神如水一样温和,一点一点渗透另一个人心里的。

黄少天知道,他完了。


喻文州看着埋头猛吃的黄少天,不觉得勾起嘴角。

‘文州,你做饭做的不错 ’黄少天夸道。

‘ 那,以后还来不来’喻文州试探地问他。

黄少天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但是他又不想看到喻文州落寞的表情,立刻应道 ‘来啊,为什么不来,文州你做饭那么好吃,我当然要蹭咯’

喻文州莞尔。

直到深夜,星子爬上了天空,黄少天准备告别喻文州,却看到喻文州满头星光,一双眼睛注视着他。

喻文州的眼睛里是他,全部都是他。

他有一种不确定的猜想。


喻文州不说,他也没有说。


而后,他们之间总有一丝若影若无的暗昧。

只是没人先捅破那一纸窗纱。


‘哇,你听说了没,黄少,隔壁班班花向喻文州表白了’ 某小弟在黄少天耳畔窃窃私语。

‘你是说那个王许薇?’ 黄少天饶有兴趣。

‘对啊,就是她,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女神啊’ 某小弟仰天长啸,内心无比伤痛。

‘得了,你也不看看人喻文州那脸儿,你和人家差了多少,心里还不清楚吗’ 黄少天调侃着,却不动声色地,走出了教室。


黄少天是没想到喻文州能跑到网吧来找他。要知道,虽然喻文州知道,他有时会去打游戏,但他从没说过是哪一家。

喻文州一言不发的把他书包放在他的脚下,他才感受到喻文州心情不是很好。

认识喻文州后,他看到喻文州总是笑着,大部分时间都是淡笑,眼里却总是带着柔和。

可今天喻文州骗不了他,喻文州眼里那点柔和消失殆尽了。

‘文州你怎么了’ 黄少天内心暗叫不好,拉住喻文州。

‘没什么’ 喻文州沉下眸子。

‘我不是故意逃课的’ 不对,总感觉文州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突然他想起某小弟之前的说过的话。

喻文州何其聪明,不会不知道黄少天怎么想的。

只是黄少天不问,喻文州就不会说。


第二天,到学校,黄少天可算是听闻了 ‘那件事’。

昨天王许薇说了几句惊天动地的话。闹得全校这下子都轰动了。

‘喻文州,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 我知道你是孤儿,可我不介意,我就是喜欢你’

虽然结果还是喻文州毫不犹豫拒绝了。

但是喻文州是孤儿这一点已经传开了。

黄少天不敢想,那样的一个人,被人当众恶狠狠地撕开伤口后,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他真想把那个乱说话的傻逼揍一顿,哪怕她是个女的。

当他注意到前座空荡荡的座位。

他立刻从座位下取走书包,往背后一背,就往外走。刚好班主任正准备走入教室。

‘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停下!你要去哪里’ 班主任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准备好好联系他的家长。谈论一下这个孩子的未来。


他一口气跑到孤儿院,还来不及喘气,推开铁门,就看到,一个人。

喻文州坐在树下,树影斑驳。阳光洒在他的头顶,他轻轻翻过书页,露出姣好的侧脸。

颇有一番,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喻文州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侧头,对上他的眼睛。


‘你对我微笑着,沉默不语,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经等候了很久’ 黄少天喃喃道。

喻文州听到了,翘了翘嘴角,起身朝黄少天走来 ‘ 我竟不知少天读过泰戈尔’ 那声语调起伏的 少天 和以往叫过的,都不一样,不知有多好听。 

黄少天想起了以前班里女生偷偷评论过,喻文州的声音超苏,苏炸天。

真的是苏炸天,您的好友少天agree with you。耳朵都有点酥麻,心脏扑通扑通跳着。


毕竟黄少天还是老大当惯了,怎么能失去风度呢。‘咳咳....文州我担心你,你今天没去上学’

‘我很开心,少天能担心我’ 喻文州歪了歪头,凑近黄少天,越来越近,只剩下几厘米,黄少天闭上了眼睛..... 但,喻文州最终只是揉上黄少天头上的卷毛。‘少天,早上出门没照镜子吧’ 喻文州眉眼弯弯,哧笑出声。

‘喻文州你你你你,居然还笑我’ 黄少天脸上一下子全红了,烧起来。

操操操操,黄少天觉得没脸见人了,太....


‘少天,是不是以为我会亲你’ 

boom————这句话简直就是核爆炸一般的效果,如同被戳到心思,黄少天慌乱的眼神不知所措。


‘如你所愿’ 一个轻轻的吻落在黄少天的嘴唇上。温热柔软,黄少天的第一感觉。


喻文州笑意更甚。


黄少天终于决定了一件事情。他清了清嗓子,他说,喻文州,我喜欢你。你也亲了我了,那我们在一起吧。

喻文州点了点头,说,我以为我们刚才已经在一起了呢,少天。

操操操你刚才那TM是表白??不是耍流氓吗?黄少天虽然吓到,但还是美滋滋的接受了这个结果。因为反正他就是很喜欢喻文州。


待黄少天回到家,不是像从前一般黑压压一片,家里的灯全开了。有个人坐在沙发上,等了他很久了。

‘爸’ 他皱眉喊了一声。

 

他没有想到这是斩断他与喻文州的一个开始。



           ... ... 

商谈结束后,甲方公司是定了宴席的。

饭局上,难免出现有人喝多了的情况。


于是某个乙方的代表就拉着黄少天灌酒。

‘哎呀黄总长那么帅气一表人材,有女朋友了吗’ 

‘吴总,你过奖了‘ 黄少天打着哈哈。不着痕迹

喻文州倒是没喝多少,偶尔转着酒杯,不知在想什么。他指节分明,相貌本来就好看,他们公司的几个姑娘一直偷偷瞥他。

‘不好意思,吴总,黄总, 家里有事,先走一步’ 喻文州歉意的笑笑,举了举手机。

‘哎呀喻总,你就这就不给面子了,你今晚都没喝几口酒呢’ 吴总详装怒态。

‘真的对不住,吴总,你懂得家里老婆催的紧,下次咱们慢慢喝’ 喻文州无奈的笑笑摆手。


黄少天心里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结婚了? 他....

怪不得别人,明明是自己当年一走了之。

黄少天低头喝酒,心里满是苦涩。

到最后都不知道喝了多少,喝的头晕目眩。

吴总走之前,已经摇摇晃晃‘ 黄兄,你喝酒喝的爽,今天我喝的开心,下次接着喝,合作愉快’


黄少天看了看四周,只有一些喝空的酒瓶,没人了。黄少天走出房间,准备叫个代驾,却没想到,被一个人压着,就啃,当黄少天看清了那张脸后,可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操,喻文州!这家伙不该走了么。

这TM算什么?和老情人前男友交流感情?靠





ps 喻文州究竟有没有家室,黄少天为何闪人.... 请看下期分解(阿呸哈哈哈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