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雕

垃圾文笔,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ಥ_ಥ
一月份恢复一个月三篇更新(现在要申请加考试啦),慎关,希望神仙太太们积极产粮(˶‾᷄ ⁻̫ ‾᷅˵)

【曦澄】一见如你 (一)

现代paro
律师涣X整形科医生澄
无限挖坑ing

有私设


“滴—” 安静的办公室划过一道小小的声音.
“江澄啊,你去食堂前,路过妇产科,帮我带个话给蓝湛(这是蓝忘机的小名),就说,约晚饭不?” 发送的人是魏无羡. 江澄挑了挑眉,他一点也不吃惊.
魏无羡,住在自己家楼下的“发小”,由于双方父母是朋友,他父母是野生动物摄影师,长期在国外工作. 所以魏无羡从小喜欢往他家跑,两人虽偶有拌嘴互损,但一直形同兄弟.

当然江澄对这位从小到大的脑子没好过的“发小”,早已懒得琢磨. 听魏无羡说他最近看上了妇产科的首席冰山医生蓝忘机. 于是就让有着地理位置的优势的江澄,要么今天传个话,要么明天带几个枇杷给他..... 至于前面那个发个短信就能解决的问题,魏无羡却要江澄人肉传话,对此魏无羡的解释是这样的,哎呀你这就不懂了吧,江澄啊,这就是情趣呐. 魏无羡倒是乐此不疲,反观江澄满头黑线,就差说出那句话:马德死gay.

说起来,另一位主角,蓝忘机,江澄还是有点印象的,虽然说不同科,但对方声名远扬,整个医院异性的梦中情人. 他也常常在病房外听到内里的小护士们窃窃私语,大概是在说,今天妇产科的蓝医生被孕妇拉着给孩子当干爹之类...还是蓝医生实力超群剖腹的视频用以给实习生当教学材料之类.....还是蓝医生长得太帅啦啊啊啊啊嘤嘤嘤听说他是单身呢.....

随便吧,江澄起身脱下白大褂,直走出门.
妇产科离整容科不过两分钟的路程,江澄一下子就到了. 记得是左拐第三间. 门开着,他能看到里面有一个身影,高大挺拔,就是他要找的人.
“蓝医生,魏无羡找你晚上吃饭”说罢,手插在兜里,准备悠闲离开.
“等等”对方叫住了他,江澄转过身,正想说一句还有什么事吗. 突然发现,蓝忘机和平时不太一样. 面前这个人五官和蓝忘机倒是一摸一样,只是气质与蓝忘机截然不同,这人气度风雅,唇角含笑,眼里满是水波般的温柔. 一身黑色西服服服帖帖的穿在身上,好不端正雅致. 却又不如蓝忘机那种冷漠的一言一举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就很尴尬了,看来是认错人了. 江澄神色不变,心里了然.
“抱歉,我并非蓝医生,蓝医生还在手术室中,请问您是?”对方一笑.
“我是整形科的医生,我叫江澄” 江澄回道.
“我是蓝医生的哥哥,我叫蓝曦臣,我是个律师” 蓝曦澄从手边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他.
“哦”江澄收下,现在医患关系这么紧张,留着尚可. “行,那蓝律师麻烦传话,我先走一步,再见”

天气闷热,江澄在空调间里恰意的眯上眼睛. 隐隐能听到窗外的蝉鸣. 渐渐入梦.....
他梦到一个男人,柔声唤着“阿澄,阿澄...” 他走到那人面前,却看到的是蓝曦臣的脸.
瞬间他被吓出一身鸡皮疙瘩,醒来已是一小时后.
他怀疑是不是魏无羡最近在他身边跳的太厉害,导致于他也开始莫名其名有点.....想到这里他脸都青了. 他可不是gay啊.

“嘿,小江,你下班后有空吗” 是同科的许主任. 她看着江澄,眼里散发的一种炽热的光,拉着江澄的手,笑的和花一样.
江澄好歹也是在医院呆了这么几年的,还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吗. 无非是各种联谊的活动,他讨厌吵闹喧嚣的场所,每每拒绝,可照样每年邀请他去各种联谊会的人就是络绎不绝.
想想他就头疼.
往往是礼貌性的寒暄几句然后了了回绝,可惜的来的是许主任,号称整形科的大姐大,性格泼辣无比自来熟,爱好给人做媒,
“这个,许主任,我家里今天...”江澄一边说一边在想今天该换什么理由呢.
“别别别,江医生啊江医生我说你什么好呢,这都多少次了,你都推脱我们上百次了吧” 许主任一脸恨铁不成钢,顿了顿“这次没得商量,你必须得去,院里的姐姐妹妹老早就想看看我们镇科之草江医生真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您过奖了许主任,我今天是真的家里有事”江澄皮笑肉不笑.
“小江,你这是不给我面子了,唉” 许主任装作抹眼泪 “江医生啊”
许主任必杀技,苦情戏开始.
江澄怎么可能没见过,他瞬间敲响了警钟,“许主任,我”
“就这么决定了”许主任一副胸有成竹,拍拍江澄的肩膀.
江澄感觉头疼. 真的是.....女人...

当他出现在联谊会现场,他居然又看到了那抹身影,他突然有些想逃,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也许是之前睡着的梦,给他这种感觉.
江澄看着对方风淡云轻的谈笑,从容不迫.

对方像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朝他点头,微微一笑.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