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雕

垃圾文笔,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ಥ_ಥ
一月份恢复一个月三篇更新(现在要申请加考试啦),慎关,希望神仙太太们积极产粮(˶‾᷄ ⁻̫ ‾᷅˵)

【巍澜】故人

*原著背景(非剧版)
*大概是穿越设定
*时间线在原著后赵云澜和遇到小鬼王不久的山圣昆仑




沈巍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赵云澜的气息似乎变了,又似乎没变.
没有似乎,他不能犯一丝一毫的风险.
所以下一秒他就站在了赵云澜的房间门口,打开了门.

他一下子呆住了.

坐在床上的人,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一个人.
是让他爱了千年,悔了千年,无数魂牵梦萦的一个人.

好像数千年以前,与小鬼王认识的那个人渐渐重合———
那是一袭落叶青衫的昆仑,坐拥着天下名川大山的山圣.
他的衣袂被山顶的罡风猎猎掀起,他的眼神凌厉而清明,正所谓天地间,无一不被他勘破.
于是他看到了所有因果.
他没有恐惧,也没有特别狼狈.
一切都被他预料到了.
他从容的面对死亡,也许应该叫他的终结.
因为他是昆仑. 因为他是天下的大荒山圣.

犹记当年,邓林之阴,惊鸿一瞥,自此为他沦陷了永生永世.



昆仑看到他,显然有几分吃惊.
昆仑轻轻的笑了,霎那万千山河间已是一片春暖花开,绿意绵延.

“小鬼王?” 昆仑走近他,歪了歪头,喊道.
沈巍好久才反应过来的时候,山圣俊美的脸已凑到他的脸庞前. 他“噌”的一下子脸就红了. 沈老师明显还有些神游. 就好像当年那个小鬼王初见昆仑,看呆了,直接从石头上摔到溪水里,落了一身水渍.
沈巍眨了眨眼睛,表情无辜又天真,然后蓦然的睁大了眼睛,“昆仑?” 带着不确定的语气.
“嗯” 昆仑温和的应声.

沈巍一把抱住昆仑,好似要把昆仑揉入骨血中一般的用力. 昆仑的身体僵了一下,却由着他抱. 嘴角牵起一丝无奈的笑容.

好一会儿后,沈巍才放开他.
沈巍看到,昆仑在看着他,眼底满是笑意.
“你...长大了很多”昆仑说道.
“嗯” 沈巍点头. 突然想起,“昆仑,你怎么会....” 来这里,那赵云澜呢.
昆仑看他有些焦急的神色,一下子会意了.解释道:
“我来这里也只是一段浮光掠影,如果我想的没错,应该是由另个我作为媒介,完成的神魂对换,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沈巍这才稍稍放下心.

昆仑走到窗边,静静的看着.
也许是在看外面的高楼林立,也许是看碌碌匆匆的行人. 也许是在透过这个陌生的世界看他看不懂的什么.
昆仑没有问他,为什么自己没有消失.
昆仑什么也没问.

也许昆仑已经知道了,他有什么料不到的呢?
昆仑曾经对他说, 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神神叨叨的殊途同归,其实也并没有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个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
所以昆仑不假思索的选了那条路.
盘古陨落,天地初开,女娲造人,神农借火,不周山倒,大封被破,女娲散魂,神农镇魂,昆仑为灯,轮回已成.
这些就是昆仑看破的命运.

他没有发现什么时候昆仑已经回过头,正在打量着他.

昆仑本来正与小鬼王走在人间陆路上,谁知一阵黑雾朝他包来,然后他看到了一片混沌,他以为也许他差不多....谁知,睁开眼,居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
而那一刻本被混沌压抑着的神力,突然那飞天遁地,踏碎三界的力量又回来了.
抬手间,他便能感受到这个世界,大封不在了,而混沌在,却并没有作乱,看来已筑成神农一直想望的轮回了.
生灵万物,来来回回,也罢.
突然门开了,他眉目瞬间浮上了一层冰霜,似昆仑山上终年不化的冰雪.
来人,身材修长,一身昆仑没有见过的衣衫. 搭配起来却非常斯文又干净. 那张脸,分明就是 “小鬼王”长大版. 俊秀而文雅,倒是比少时少了股嗜杀的凶劲儿.
他明显的发现,“小鬼王”有了三魂七魄. 也就是说鬼王已成圣.
他差不多知道自己在处于什么时间境况了.
看来距离自己所在的时间已经过了数千年.
但是时间絮乱是造成的空间扭曲不可能持续过久.
说不定,下一秒,他就会回去.
因为那是命运,所以他欣然接受.
“小鬼王”抱住了他,他有些好笑,这么久了难道还喜欢自己吗? 真是一个死心眼儿的小鬼.

他看着窗外的夕阳渐渐的走入尾声,心想这就是万物本质。
终结才能迎来新的开始。
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小鬼王”.
没想到,“小鬼王”又在看他.
他突然觉得“小鬼王”大概一直没有变。
因为他的喜欢,那么直眉愣眼,那么痴,那么倔强.
昆仑算是服了他了.

天再马上变黑的那一刻,昆仑突然道了声“来了”
沈巍才从无限的遐想中回过神来,只见昆仑淡笑着,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如鹅毛一般轻的吻.
那是小鬼王数千年难以忘记的最美好的回忆.
“巍” 昆仑喊了一声. 伸手想要轻触沈巍的眉骨....
沈巍想要抓住他的手,确只抓住了快要消失的指尖.
他再一次看着昆仑消失在眼前.

然后他看到赵云澜站在门外,双手插着兜,向他吹了声响亮的口哨. “嗨,宝贝儿”

还好,他不会再消失了. 沈巍想道.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