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雕

垃圾文笔,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ಥ_ಥ
一月份恢复一个月三篇更新(现在要申请加考试啦),慎关,希望神仙太太们积极产粮(˶‾᷄ ⁻̫ ‾᷅˵)

【舟渡】费总的生日

*一发完


一个大案子的完结,骆闻舟总算是缓了一口气。
最近差不多都在办公室里面住下了,似乎也没怎么看手机..... 骆闻舟思索着,打开了手机.
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再翻翻手机,除了费渡那家伙每天准时的几封“ 师兄,饭吃了吗” “师兄,注意身体” “师兄,晚安”
还有一封短信是来自早上十点的,发信人是Jason Nyan,“骆,你订的红酒已经到了,有时间来取”
Jason Nyan.....?骆闻舟最近脑子都忙傻了,突然想起来,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两个月前,有个洋鬼子捡到了手机却被原主认为是小偷,因为不会讲中文,但是听的懂,所以指手划脚导致于到最后演变的更加不可收场,只好报警处理,那天局里只剩下两三个人没有外出. 恰好这两三个人里就有骆闻舟. 于是这个荣幸的任务就交给了骆闻舟.
再向大妈和气解释完都是误会,大妈白了Jason Nyan一眼走了后. Jason Nyan介绍道自己有一家私家酒窖,并感激的邀请骆闻舟去他的酒窖里吃晚饭.
骆闻舟当然不会接受,人民警察为人民服务嘛,这是理所应当的. 怎么能接受人民的恩惠?
但是Jason Nyan不打算放过他,再三邀请.
骆闻舟只好打着哈哈说,下次吧,今天有事呢。
Jason Nyan不放心,他又不是不懂,这种客套话,好歹也来了中国几年了. 才不会被骆闻舟忽悠。
骆闻舟只好问他定了一瓶红酒,然后说,你看,我都订了红酒,肯定会去的。
Jason Nyan 这才放心的回去了.

这一想起来,原来有过这么一回事儿.
骆闻舟想想趁刚好闲下来,赶紧把这桩事儿给了解了,他一向不喜欢拖泥带水.

于是,他打了个的,就过去了.

费渡今天并没有去上班,原因很简单,他生日. 其实他并不在乎生日,只是恰好这个理由可以用.
所以他就在家里度过了慵懒而惬意的一天.
窝在沙发上,抱着笔记本,偶尔回复助理几封邮件. 再或者是,给师兄的准时问候.
虽然师兄这段日子都只是回个“嗯”“好”
但是哪怕是这样,费渡也觉得很“幸福”.
这个词对他来说一直都太遥远,哪怕现在拥有了,也总是很恍然. 朦朦胧胧的如同光影中的雾气. 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那暗无天日的深渊中突然透出一丝光线,哪怕再细微,深渊里的怪物也要紧紧的抓住.
费渡很想他,想念他的如阳光般炙热的笑容,想念他充满荷尔蒙气息的身体,想念他一呼一吸间的停顿.
这相思病的解药,就是见到他,抱紧他,亲吻他.

费渡忍不下去了.
所以,费渡决定开车去找他.
可惜扑了个空.
他问了准备下班回家的朗乔,朗乔一脸吃惊,她说,骆队不是早回家了吗.
这时他才收到骆闻舟的短信. “费事儿,有事,晚点回家,好好吃饭”

费渡愣了一下,师兄的意思是,让他自己吃饭?换句话说,师兄根本不记得他生日?
费渡其实是有期待的,他很少期待过什么,他确实期待过骆闻舟会不会给他准备了惊喜,礼物.可是......
所以现在,他是失落的.
他表情淡淡的,打了个电话,“帮我查查骆闻舟去哪儿了”

所以,在二十分钟后,骆闻舟看到费渡是傻眼的.
费渡穿着简单干净的白衬衫,领子随意的翻出来,往下解了几颗扣子,能看到白的扎眼的锁骨线条. 他穿着一条笔直的深蓝色西装裤,包裹着那双线条美好的长腿.
骆闻舟眼睛都看直了.

费渡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不得不承认,这个酒窖的主人很有品味.装修的雅致又古老.
他进来后,一眼就看到骆闻舟和一个外国人坐在那边吃东西.
那个外国人,长得一副金发碧眼,看起来最多31,2. 再加上他看骆闻舟的眼神.....
费渡简直按耐不住心里的深渊处黑暗的东西.
他生气了,他甚至想把骆闻舟关起来,谁也看不到.

骆闻舟看到费渡,慢慢的走过来.
费渡笑眯眯的说“师兄,你不陪我过生日,却找别的男人一起吃饭吗”
骆闻舟咯噔一下,脑子被炸开了一样,对啊,今天怪不得总感觉忘了什么,是费事儿这家伙生日啊.
还没等他开口,Jason 先开口了,“Sir,who are you? 骆, Is your friend?”
费渡笑着,可他的眼神是冷的,带着几点杀意.
“Nope, I’m his husband”

再傻的人也听的出里面已经准备拔刀的厮杀气息.
骆闻舟说了声bye,赶紧拉着费渡就闪人.

费渡一言不发的开车带着骆闻舟回了家.
骆闻舟小心翼翼的看着费渡.
“那个....费事儿....对不起,我....”
费渡还是微笑着打断了踌躇说话的骆闻舟“师兄,我生气了,我不会原谅你的,咱们回家关上门算帐”

最近家里两只猫被穆小青同志带走了,家里清静不少.
费渡一进门就把骆闻舟往沙发上推倒.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骆队也怕了,费事儿不会想把他给....那啥了吧.....
这简直是要了自己老命啊.....骆闻舟老大不小了,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费渡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用食指划过他的挺拔的鼻梁到下巴到喉结到胸肌,到腹肌,再到...他的小腹上,若有若无的画着圈圈.
骆闻舟,可谓是一阵口干舌燥.
他连忙抓住费渡的手,“再下去要玩火了,费事儿”
费渡一挑下巴,说道“师兄,我就是想玩火啊,你才看出来吗” 握住骆闻舟的手放在自己胸口 “我这里可全都是火呢”

骆闻舟突然叹了口气,他说“费事儿,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只要你想要”
费渡听到顿了一刻,最终只是俯下身,轻轻的吻了骆闻舟一下.
“师兄,你知道的,我想要的从来不多,只不过一个你而已,所以,哪怕你有一天不喜欢我了,我也要死死的把你绑在我身边,让你从此只看得到我一个人,因为我就是这么一个心理变态,你后悔也来不及”
骆闻舟揽住了他,把他拥入了怀中.
“对不起,让你过了这么一个混账的生日,费渡,我爱你,远比你想的爱你,哪怕你想放开我,我也不会放开你的”
费渡感受着怀里的温暖,怀里那胸膛中有力的心跳声. 他想,就这么抱着,比什么礼物都好.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