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雕

垃圾文笔,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ಥ_ಥ
一月份恢复一个月三篇更新(现在要申请加考试啦),慎关,希望神仙太太们积极产粮(˶‾᷄ ⁻̫ ‾᷅˵)

【曦澄】眉间弄莲 (完)

*ooc有

*私设有

*不喜勿喷


蓝曦臣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那间屋子的.
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

他行到屋外,脑海里却满是江澄最后那涣散游离的目光,如同一座即将被沉没的孤岛。

他怎么可能允许,江澄就这样放下一切,和他永别。

他不想那样。

可是,就像江澄说的,他以为自己是谁?

蓝曦臣很想大醉一场,然后醒来发现,一切都是一场梦。

比如,金光瑶没有做那些事,比如,江澄能好好的。

 

人生看似一场大梦,有镜花水月般的梦中梦,也有浮光掠影匆匆一霎的浅梦,能琢磨透的或捉摸不透,到头来,也就是几分悲凉,或是解意。

 

也许是蓝家一向教导的‘克制’,他不会真的在这个时候来一场荒唐的大醉。

现实就是现实,人总是没法逃避的。

 

他问自己,如果江澄死了,他会不会随他而去。

答案是肯定的。

就像弟弟在魏无羡死了后,问灵十三年,那样的执着。

蓝家人都是情种。

 

只是这样的话,叔父那边还是要好好安排还有整个蓝家。

蓝曦臣也是固执的,但是,他的感情像一阵清风,徐徐而来。也愿意徐徐随那人而去。

 

‘你是说江澄他想死?而且如果他死了大哥跟着走?’魏无羡惊叹道,‘他们…..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

‘听兄长交代的语气,江晚吟应该并没有应允他’ 蓝忘机皱眉,他本就不太能接受兄长爱慕江晚吟这件事情,更何况这江晚吟是一个伶牙俐齿性格狠戾的人,也就兄长性格温顺,忍的了还心悦上了。

‘我就知道,依江澄那个性子,答应大哥那才是有鬼了,说真的,我不在的这么多年,你们有听说过他和哪个姑娘多一分别的感情’魏无羡又说‘你们蓝家人,一旦定情,那捆的是一生一世,唉’ 自己那个也是这么痴情的傻等,还好他们能在一起。

夜深,江澄并未睡着,只是静静的躺在榻上。

窗台微开,几束光射了进来。

他只是看着那几束光在明暗中交接变换。

突然看见有个人翻过窗子,他看清了那个人腰间飘舞的红穗。

‘你怎么又来了’江澄冷哼了一声,看着来人。

‘来看你啊,师妹’ 来人正是魏无羡,笑眼弯弯的坐在他床头。手里还提着坛酒。‘喝吗’

江澄一直是知道这人的脸皮有多厚的。侧过身,再转过脸,并不想看他。

‘哎哎哎你这人啊’魏无羡从怀里拿出两个酒碟,将其中一个倒好酒,递了过去。‘养气血的,不会影响到伤口’

江澄眉头一跳,压着声音道‘你到底想干什么魏婴’ 一把夺过魏无羡手里酒碟,一饮而尽。立刻嫌恶的塞回魏无羡手里。

魏无羡不以为然,又给他满上一碟。

‘你不会是来找我喝酒这么简单的吧’ 江澄多疑的打量着魏无羡。‘有屁快放,不然滚蛋’又一饮而尽。

‘江晚吟啊,你瞧瞧这么多年了,你也就喝酒痛快一点’ 魏无羡感叹道,给自己倒满一碟,一口气干了。

听到这话,江澄立刻阴晴不定。

‘你到底想说什么,魏婴’ 江澄语气严厉了几分。’

‘好了好了,我说我说‘ 魏无羡坦白问道’‘你真的不想活了吗’

‘与你无关’’江澄讥讽的神情又挂在了脸上。

‘虞夫人她,要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她一定会拿鞭子抽醒你’ 魏无羡缓缓说道。

江澄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那几丝讥讽也停留在了嘴角。

‘可她已经死了,要不是你执意要救蓝家的人,她会死吗,我父亲待你如亲子,我阿姐待你如亲弟,可她们都死了,哪个和你没干系,呵,你说啊’江澄眼里满是怒火,比任何一次烧的都要猛烈。

这些曾经发生的,如同前尘往事般遥远。那对江澄来说是永不磨灭的痛楚,对魏无羡又何尝不是。他无数次试图忘却,不去回想,去逃避那段过往。因为太疼了,那是一道很深的伤口,不只是血淋淋地刻在心里,还渗入到了灵魂上。

魏无羡只好苦笑,却比哭还难看,咧开嘴。他想说对不起,可他说不出口。

对不起,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三个字。

就好像那句话就能把过去的所有,抵消掉。

 

声随幽怨绝,云断澄霜月。

 

‘她们都死了,我也累了’ 江澄脱力的倒在床头上说道。

这样的他,也许才是真正的江澄,褪去了高傲的面孔,卸去了一切重任,看起来是那么疲惫不堪的江澄。魏无羡看到了不再是强硬,无懈可击,自尊比天还高的江澄。

这些年,他一定很累,累的早就支撑不下去了,可却咬牙苦撑。这也是他曾经熟悉的江晚吟。

而他现在,想撒手人寰了,不想背负那些包袱了。

自己却来劝解他,让他继续活着,开导他,然后在这纷争不断的人世间继续熬着。

魏无羡想,自己是不是很残忍,很自私。

也许,蓝曦臣就是不忍心吧,也放不下。

 

魏无羡忍不住多说一句 ‘江澄,大哥,想要随你去’ 说完,便看到江澄身子有一丝绷直。

魏无羡走时,把酒碟和那坛酒给江澄留下了。

 

江澄也确实在魏无羡走后,就拿起酒罐,直接往喉咙里倒,这一喝就知道是药酒,苦涩而辛辣。

刚才都没注意什么味道就喝了,也许是心绪不宁吧。

一股热浪滚上胸间。

他思绪飘散,他在想着魏无羡的那句话。

‘大哥,想要随你而去’

滚烫的一颗心,摆在他面前。

炽热又虔诚,有着不可推拒的坚定。

 

他不是不知道。

却未曾想过那人竟会做到这个地步。

 

他想清楚了一些事情,他不想拖着。

所以,他要去找那个人。

 

蓝曦臣没有睡,他站在树下,一下一下抚摸着一管白玉洞箫。

他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踩着草地,沙沙的。

 

蓝曦臣闻到了这人身上的酒气,平静的心,又被拨乱。

‘阿澄,你现在还不能喝酒’ 蓝曦臣担忧的说道,说完才反应过来,刚才这称呼似乎有些亲热过头了。

江澄也是一愣,没想到蓝曦臣这么自然而然的喊出来了。

‘蓝曦臣,我有些事情要说’ 江澄认真的看着他。

既不是蓝宗主,也不是泽芜君。而是蓝曦臣。

蓝曦臣内心雀跃了起来。

 

‘我听说了,你没必要’

一句话让蓝曦臣如同从四季如春的地方瞬间掉落在冰窟里。

蓝曦臣还是淡笑着,只是眼里多了几分萧瑟和悲伤。

江澄听到他轻轻的说道 ‘这是我的决定,阿澄’ 顿了顿 ‘我心悦你,也是…’

‘我自己的事’

‘你不必在意’

 

‘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澄比他略矮一些,目不斜视的对上了他的眼睛。蓝曦臣眸色较深,此刻这双眼睛却直直的照进了江澄眼底。‘你这是变相地逼我吗,呵’

 ‘我尊重阿澄的选择’蓝曦臣摇头否认。

‘说实话你死不死,关我什么事’ 江澄烦躁的扯上蓝曦臣的领口。

‘你这么尊重我,那你也尊重我选择眉山来的两姐妹呗’ 江澄用像是说笑话般的语气说道。

他着蓝曦臣煞白的脸。选择接着说了下去 ‘你以为我不知道眉山那边什么意思吗,自从我当了家主后,就很少与那边联系,那边无非是想要我娶她们中的一个。’

‘小姑娘,对我有几分心思我难道看不懂吗’

 

这些话像一把锋利的刀,狠狠的割在蓝曦臣内心深处,拉一道道血痕。

‘那你喜欢她们吗’ 蓝曦臣声音很低,却很清楚的传到了江澄的耳朵里。

江澄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明显怔了一刻,‘重要吗’

‘我希望你幸福’

‘如果她能让你幸福,我会祝福你们的,也会感激她的’

‘但,抱歉,阿澄,我会等’

‘等到我死,也许才能,不再心悦你,惦记你,想念你’

 

这些话像重石一样砸在了江澄的心上

那一刻,江澄动摇了,但他始终没有向前走一步。

就让那人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月色下。

 

蓝曦臣离开了,江澄听说。

继续修养的这段时间,魏无羡和两姐妹却一直陪伴在他左右。

金凌被他赶回去办公了,这么多天出来,金家还不知道怎么样。

生活变得叽叽喳喳的,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有。

他偶尔一个人坐在山间瀑布的岩石上,脑海里却浮现出那个人的脸。

温雅和煦的朝他笑着。

休整好,已是八月了。

天气变得炽热无比。

 

江澄严肃的找两姐妹谈了一次。

总的意思是,你们在我身边也很久了,修行还是其他什么的也都够了,回去吧。

他怎么好继续耽误这两个姑娘呢。

宁思思像是料到了这些婉拒的话,也不再多说什么,对他笑笑,感谢江澄近几年的照顾,收拾行李,准备回眉山去。

宁巧巧这个丫头倒是眼睛哭肿了,一头扎进江澄的怀里哭着不肯走,江澄这一辈子也没被女子这么亲热过,吓了一跳。

最终,宁巧巧还是乖乖和姐姐一起走了。

 

魏无羡前几日说什么要和蓝忘机什么什么,因为这人话很多,所以江澄早已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总之,前几日就离开了。

 

所以现在的他,彻底孑然一身了。

 

他回了莲花坞一趟,不得不说,江筠江衡两个臭小子整的还不错。

一切都不比他不在要差多少。

 

所以,江澄转身就去了兰陵。

毕竟心里还是怕金凌这死孩子压不住那群老不死。

 

等他到达已渐入黄昏。

 

谁知,当他踏入金家,

老远的就看到金碧辉煌的殿里,一个人坐在宴席上。

那个人一如既往的穿着姑苏蓝家的白衣,脸上挂着万年不变的温润笑容。

只是有什么好像稍微变了。

 

此人,风华更甚,当世无二。

 

江澄曾经听魏无羡说世家公子榜上,蓝曦臣是榜首。

不得不说,当之无愧。

 

像是感觉到了注视,蓝曦臣突然转头朝厅口一看,就看到了他。

眼神里,有惊讶,喜悦,复杂。

居然没有悲伤之类的,江澄突然想嗤笑一番,。

江澄看到他起身了,而且对其他宾客歉笑了一下,对正在与其他人士交谈的金凌说了什么。

就直直的朝他走来了。

 

蓝曦臣走到了他的面前,站定。

‘阿澄,好久不见’ 蓝曦臣温和的声音响起。

江澄看着他的眉目,轮廓。久久才开口道,‘陪我走走吧’

 

兰陵的街头,车水马龙,建筑也承袭了金碧辉煌的风格,夜里大街小巷也是灯火通明。

‘我听说宁姑娘她们回眉山了?’ 蓝曦臣突然问道。

‘对,毕竟是姑娘,她们耗不起’ 江澄行到河岸边,停下了脚步。

这会儿,正是放河灯的日子。

一盏一盏流淌过水面,带着各种祈福。

求财运隆通,求烟缘美满,求家庭和顺。

江澄看着河里的灯,眼里映上了明灭的烛光。

‘阿澄,想要祈愿什么?’蓝曦臣不知从哪里掏出一盏河灯。

‘我来猜猜好不好,如果我能猜对呢’

江澄一扬下巴,示意他猜。

却看到蓝曦臣在河灯上写了二字。

【家人】

 

江澄眼神一动,那一瞬却被蓝曦臣捕捉到了。

‘看来我猜对了’蓝曦臣笑着,把河灯递给江澄。

‘你猜对了‘

江澄眼神清明而澄澈

 

‘那,作为奖励,阿澄,可以满足我的祈愿吗’ 在蓝曦臣的眼里此时此刻却有比灯火还美丽还耀眼的一个人。

‘我可以成为你的家人吗’

 

这句话,如同洪水一下子冲垮了江澄所有的心门。

他呆住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的说道 ‘ 我从未心悦过任何人,所以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感受,但既然要选个看得顺眼的人,收了你罢了’

能让江澄说出这种话,已是很不容易。

蓝曦臣心满意足。他摘下抹额,递给江澄。

眼里一片情深。

 

江澄嘴角勾起,‘那我就拿走了’

 

河岸边,对影成双。

 

【完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END明天再改 这篇文16年就想好了结果拖延症拖到现在 总算了结一个想法】


评论(3)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