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雕

垃圾文笔,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ಥ_ಥ
一月份恢复一个月三篇更新(现在要申请加考试啦),慎关,希望神仙太太们积极产粮(˶‾᷄ ⁻̫ ‾᷅˵)

【舟渡】空调病

*短篇

*日常向



要知道,人民的好警察骆闻舟同志一到夏季就比平日里忙了几倍不止.
可能是因为这个季节中暑的人比较多吧,而且都是一些高考结束打着兼职的学生. 光今天就有类似情况N起,医院又找他们来确认身份,联系亲属.

现在小年轻整天躺床上打游戏,啧啧啧,这身子骨真差劲. 骆大爷咂咂嘴,想到此,不由得对未来的年轻一代表示担忧.
一天到头也就下班时候,翻翻朋友圈,看看最近广大人民群众的思想趋向.
于是,这不,翻到了穆小青女士同志三分钟前转发的朋友圈.
【震惊,小年轻不听长辈的话竟然.....】
骆闻舟对这一类哗众取宠的标题早有了免疫能力,他倒想看看,这作者又说了什么影响中老年人思想的话,顺便看完举报一下.
“小明16岁,是XX市的一名高中生,一到暑假就钻进房间里,除了基本的吃喝,几乎就不出房间. 小明奶奶为此劝过他很多次,可是他屡教不改....突然有一天,小明感到头晕不适,关节酸痛,呼吸困难,并告诉奶奶他恶心想吐”
“这可急坏了奶奶,立刻叫了120送去市医院”
“医生皱了皱眉,说,你这孩子怕是....”
下面写着一行字 “预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公众号”

骆闻舟无语了,反手就是一个举报.
然后给穆小青女士发了个语音过去,“妈,你少看点这种朋友圈假新闻,您要觉得寂寞了孤独了我改天就带着费渡来看您行不”
穆小青女士也很巧的居然在线,立刻又是语音发来 “你这孩子,我还不是都是为了你们这些小年轻,这里面说的是空调病呢,你们小年轻啊,仗着身子骨好,整天都吹空调,唉呀”
骆闻舟挑挑眉,正准备离开办公桌,就发现一个人笑眯眯的盯着自己不知多久了.

最熟悉不过那个人.

“来多久了,费总”骆闻舟笑着搭上了费渡的肩膀.
“不久,刚来的” 费渡一双眼睛弯起来像月牙一样. “师兄,既然下班了,就跟着我回家吃饭吧”

开门,就是一股冷气扑面而来.
冷的骆大爷就是一个哆嗦.
“这么冷,你开了几度啊,费事儿” 骆大爷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家里还能开的这么冷,要知道在夏天他家空调永远不低于27度. 而且能不打就不打,能吹自然风就吹自然风,活得像个老头.
“22?”费渡回想道.
“你打22?”骆闻舟立刻把费渡的手握住. 那双手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费渡,你是觉得你身体够好,不怕冻了?”
骆闻舟只有生气的时候才会这么叫他,费渡一颗七窍琉璃心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
“师兄,我错了” 勾着骆闻舟的腰,在他的脸庞上献上一个虔诚的吻. “对不起,我原来一直打这么低”
“没事,以后别打这么低了” 骆闻舟总是被费渡哄的开开心心,至于其他的嘛,就不计较了.

后面的几天,费渡还是每天都被被抓到空调打22度,再三保证下,骆闻舟就信了他的邪.

第n天,由于临时加班,骆队回到家里,就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没想到,一进门又是一阵冷风,他一下子起了鸡皮疙瘩.
旁边的骆一锅舒服在地毯上打着滚,懒洋洋地打量着两脚兽.

费渡同志屡教不改,他准备严惩不贷.
就罚一个月不许打空调,吹电风扇多好啊.

于是费渡变成了废渡.

“师兄,我快死了” 费渡躺在他旁边挣扎着. “好热啊,真的”
“怪你自己啊,费事儿” 骆大爷已经渐入梦乡,“心静自然凉,睡吧”
在费渡N遍的“好热呀”
骆闻舟睁开眼无奈的来了一句“今晚本身就不热,25、6度,还有风,说实话,你是不是有空调病哪,费事儿”
这下,费渡沉默了.

“算了,咱们折个中吧,24度” 谁叫骆大爷遇上了费事儿呢.

爱情中,两个人,总要互相迁就嘛.







评论(1)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