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雕

垃圾文笔,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ಥ_ಥ
一月份恢复一个月三篇更新(现在要申请加考试啦),慎关,希望神仙太太们积极产粮(˶‾᷄ ⁻̫ ‾᷅˵)

【曦澄】前任

*非原著向

*含忘羡

*叙述式

*一发完


“boom——” 包间的门被力重重的推开,看清了里面只有一个人.

魏无羡扫视了一周,看到了几十个空瓶.

“你怎么来了” 那人瘫在地上,一手还拿着一瓶喝了一半的啤酒,有气无力的笑着问他.

魏无羡的喉咙紧了紧,才出声缓道“ 你们真的分手了?”

那人嗤笑了一声“这种事情,还能开玩笑?” 说罢往嘴里灌酒.

魏无羡看不下去,夺过他的酒瓶. “别喝了,你胃本来就不好”

“你家蓝忘机让你出来?” 那人挑眉道.

“他....” 魏无羡闭上了眼睛,“唉,他去陪他大哥了” 顿了顿“我说你们,也不小了,说起来你们也都在一起十几年,人生才多少年? 折腾什么呢,彼此不能迁就一下不?你这性格——”

“谁知道呢,很多东西,迁就迁就着,也许就变了....” 江澄眼神涣散,不知在想什么.

另一边,

“大哥,你心乱了”

茶室里,蓝忘机看了一眼不断地用滚水冲淋茶具的蓝曦臣,终是忍不住出声.

蓝曦臣这才放下了手中的茶壶,微微愣住 “ 我和他,好像很久没有坐在一起,喝过一杯茶了”

“大概距离上一次是...八年前了?”



“那这次怎么突然要分手,就比如发生了啥呀”魏无羡轻轻地拍拍已经靠在他身上的男人的肩.

“小事儿” 那人毫不在意地一抬手.

“什么呀” 魏无羡又问.

“之前嘛不是事务所聚会吗,你懂的,又推不掉,就没办法就去了” 那人皱了皱眉 “结果我回到家,他问我,怎么不看短信. 我一看,他给我发了三十多条吧,就是庆祝纪念日之类的”

“然后他就说我们好好谈谈,我说那就谈吧. 然后呢就是翻旧账,比如呢我上次陪他过年刚过没多久,被事务所一个call就去国外出差了半个月,比如上上次说好和他去马尔代夫旅游,结果出发前一天,又跑外地参加会议去了. 比如上上上次答应他一起看电影,结果我一忙就忘了嘛.... 反正很多很多” 


“甚至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我才发现,原来他竟都记得”


“可,我有什么办法呀,我也不想放弃我的事业,好不容易爬到现在的位置,魏婴,你是知道的” 谁容易啊. 江澄说着说着情绪就上头了,也许是酒精作用下,他的声音显得有些哽咽.

魏无羡突然哑口无言,是了,江澄的一切都是用比别人十倍的努力得来的. 记得当初江澄的父母从孤儿院收养了他,结果没几年,那对夫妇就出了车祸. 双双殒命. 那时候江澄才17岁,硬是咬着牙,在距离高考还有一年时间里,不让那种足以摧毁一个人的悲痛打败他. 江澄绝不允许自己功亏一篑. 他很骄傲,他要让那段时间所有瞧不起他们家的那些人,在背后不断嘲笑他们家的那些人认识到他江澄可比你们这些废物了不起多了.

为此,什么困难,江澄不是咬咬牙一个人撑过来了.  

他习惯了一个人面对所有,诋毁还是赞誉,他都扬着头,把自己最好的一面露给他人看. 

他一身傲骨,又怎愿折戟. 

那时,江澄向魏无羡介绍蓝曦臣的时候,魏无羡本就难以置信,何方神圣居然能将江澄收入囊中.

观察下来,蓝曦臣生性温和体贴,相貌也是一表人才. 魏无羡也就放心了. 

这样的两个人,连吵架都不曾吵过的两人,今日居然会突然分手.

 魏无羡不由得觉得真是唏嘘不已.





另一边,

“他真的很努力,哪怕是现在还是....从前,看他第一眼我就动心了”蓝曦臣回忆着,“那是十几年前了吧,是他去普华永道面试的一天,我手上有个case在那边谈,刚好见到他,他真好看,我喜欢他的眼睛,生机勃勃的,一抬眉一侧目,都让我陷进去无法自拔. ”

“然后结果一眨眼,他就不见了,我挺懊悔的,当时没有问他要联系方式”

“过了一个月,因为那个case普华永道分配了人跟我谈,我一看那个负责和我谈的会计师后面有个跟班,就是他了”



“呵,第一次见他,是我刚进pwc那时,算是实习吧……”江澄摊在沙发上,接着说道 “那时候一心只想着努力赚钱,往上爬,别的什么的我都不在乎”

“结果这人呢盯着我看个不停,害得我在想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但他是客户,我还是忍着没有骂出口”

“他们家,很厉害,他也很厉害,年纪轻轻就在国外拿到高学位,继承他们家公司...”

“很多次,有很多次,他都希望我不要这么辛苦,他可以帮我”

“但我不要,我不愿意”

魏无羡知道,在爱情里面,总有人低头,但那个人却不会是江澄.




另一边,

蓝曦臣苦笑的说道“ 他们那个事务所,忙起来别说睡觉,吃口饭都难,三天两头出差,加班,开会. 各个和超人似的. 他胃不好,是因为常年喝咖啡导致的,有一次,他疼的把整个嘴唇都咬破了,还面不改色的打着总结报告. 他不知道我看到了,那是我我偷偷站在角落看到的”

“我认识不少会计师朋友,很多人都说受不了普华永道变态一般的工作模式,哪怕高薪都不愿意,他却干了十多年.”

“在外面,他是拥有强悍的业务能力的顶级会计师,在家里,我看过他累到吐了的样子”

“我知道那是他的梦想,可是,看到他那样”

“我比任何人都要心疼他”



“也许更早....”

“只是昨天,才突然点醒了我....”

“我发现,其实我和他在感情里都很疲惫了,如果现在说分手,对我们两个是不是更好?”江澄低声道. 

“如果一直勉强的让一个人接受另一人的三观,我和他,会一起累垮”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拆开我们的不是俗套的小三小四,也不是俗套的家庭伦理,而是我们都累了罢了....” 江澄自嘲的笑笑. 




“他对我说分手的时候,我以为我会挽留,是我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我就看着他一言不发的转身开门离开” 蓝曦臣叹息道.

“哪怕这次挽留,根本的问题也没法解决,两个人总有人得妥协,我妥协,对我来说没什么,可是他的身体呢. 下一次,下下次,是要去医院了吗,我真的怕. 所以,得看他”




“魏婴,我知道,他想要什么,可是,他想要的,我给不了,我不想放弃我的”

“我只有那些,前几年,我就想过,如果有一天,失去了他,那这些年我也不是一无所有,至少我还有我的事业”

“他很好,真的很好,这些年对我一直很好”

“我爱他,比你们想的爱他,可我没办法,如果爱他是让我放弃支撑我存在的意义,或者说为了爱情,为了爱放弃那些. 二选一,难道我给的答案还不够清楚吗”

“也许会后悔,也许不会后悔,一辈子也就那样了” 


“那你呢 你真的能放得下么” 魏无羡急道. 

“我...放得下,就算现在还不能,但总能放下得” 江澄垂下眸慢慢的说道,接着又开了一瓶啤酒,再一饮而尽. 

“唉,你们怎么就...怎么就” 魏无羡说着说着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一周后


“他申请去了新西兰的事务所” 魏无羡看着盯着起飞的飞机出神的蓝曦臣. “他走的时候,什么话都没留下” 魏无羡虽有不忍,却还是将此告知了蓝曦臣.

蓝曦臣只是一怔,面容上挂着无奈的笑.


“他真的走了啊,像他的性格,干净利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蓝曦臣一阵怅然. “去新的城市吗.....?” 

 不愿意再给自己回忆的余地么....?


“大哥,你真的就让他....?”魏无羡本以为蓝曦臣不会就让江澄这么走掉.
“他这是用背影告诉我,不用追” 蓝曦臣眯了眯眼,转身,挥手示意魏无羡不要跟过去.



突然魏无羡被拥入一个宽敞的怀里. “啊,蓝湛,你什么时候来的”
蓝湛紧紧地抱住他,像是怕他会消失一般. 过一会儿,才开口“ 大哥说,如果他需要自由,那就给他自由,如果他不会回来了,那说明他注定不属于你”
“反正也就一辈子而已”


他们不知道.

蓝曦臣喝了不知多少杯咖啡,直到清醒的不能再清醒,直到开始胃疼. 才停下嘴.

也不知,花了多久,江澄才戒掉了那个人的温柔.





【Ps:看完前任3,就肝出这篇,所以写的有点乱】

写这篇文大概就是,澄澄和蓝大也在一起多年了,两个人里面总有人妥协另个人,但是一个人妥协的太多了. 到最后,如果另个人还是不愿意,在现实中,就只能分开. 只是澄澄发现的很晚,晚了十几年,才发现“不适合”. 

一方等另一方回头,一方忍着痛割掉. 



“他用背影告诉我,不用追” 来自龙应台的《目送》. 




评论(6)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