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雕

垃圾文笔,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ಥ_ಥ
一月份恢复一个月三篇更新(现在要申请加考试啦),慎关,希望神仙太太们积极产粮(˶‾᷄ ⁻̫ ‾᷅˵)

【曦澄】浮生几则







*算是《眉间》的番外....虽然拖了好几个月自己都快忘了.....几篇短小的组成的


*一发完


*时间线在眉间后的四五年之间发生的吧






祀堂· 一则





蓝曦臣感受了身边人起身的浮动.


情爱之后,要说完全不疲乏也是不可能的.毕竟也都算不上年轻了……只是修道之人确实是比平常人多了一些身子底上优势.


但是如今天这般江澄给他“狠狠”折腾后,还能脚下不打滑的往外走....


难道真的是自己老了,那方面....不行了....?!


没有男人愿意往那一块儿想,蓝曦臣更不愿意.




于是他悄悄的跟上了.




月色有些寂冷,天黑之中,江澄身影看起来单薄无比. 他记得刚才江澄下床时候,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


云梦莲花坞的四月,夜里还是带着些寒意的.


蓝曦臣怕他着凉,加紧了步伐.




他们在一起也不算短了,这几年,江澄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有着自己的. 想到这个,蓝曦臣嘴角不禁勾起. 不然就凭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又怎么会自愿甘于在他身下.  


他于江澄是一杯冬时暖手的热茶,夏时解渴的清茗.


江澄于他,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此生唯一.




他看到江澄停在了祀堂口,只踌躇了片刻,便抬腿迈了进去.




蓝曦臣在门外看到,江澄跪了下来,对着江枫眠和虞紫鸳的灵牌.




“不孝子江澄与姑苏蓝家蓝曦臣自几年前便结为道侣”


江澄垂下了眼眸. 遂,蓝曦臣没法看清他的表情.


“特...来告知父亲母亲”


“江澄自觉无罪,也知,不可而为之. 今生不求其他,只求此情,问心无愧”


“再是———”




“他待我好,我便待他好,等来年,母亲气消些,再带他来看你们”  江澄苦笑的对着虞紫鸳的灵牌说的. 说罢,便起身,准备离开.




蓝曦臣小心的避开了江澄往门外走来的身子,眼里有着许多种复杂的情绪,感动,惊喜.... 




再看到江澄,脸色一白,双手按腰,差点摔倒. 


他赶紧上前揽住爱人那腰.




江澄看到他,也不吃惊,一扬下巴 “跟着多久了?”


蓝曦臣没有回答,只是眼里凝满了月华般的温柔.


“哼” 江澄鼻腔出气.




“我这才清楚的知晓,原来阿澄已然....” 蓝曦臣看到江澄不自然的表情,知道他脸皮薄,也不打破 “我也是,我心里,心悦阿澄,爱着阿澄,我想和阿澄白头到老”


然后他看到江澄第一次没出口反驳,而是脸颊微红,闭唇不语. 


他心满意足的拦腰抱起江澄,准备....好好回馈一番.












送别·二则






五月,进入夏初.


江澄好巧不巧收到了一封请柬.


来自眉山.


宁巧巧这妮子竟然要婚嫁了.


江澄倒也不吃惊.


蓝曦臣倒是一边笑着一边琢磨着,这位前情敌只邀请了江澄一位,是出于记恨着自己当时夺了她心头之人,还是想与....


江澄一看他这样子就明白了,他也什么都不解释. 心里暗笑,看着蓝曦臣为之绞尽脑汁. 




直到临走前,


江澄看着蓝曦臣有些不舍得眼神,忍不住这才嘲到 “蓝涣,你可是吃味了?


江澄鲜少愿意喊他蓝涣,兴许的嫌太亲腻受不了那种肉麻劲儿. 大部分时间要么是平常呼喊 “蓝曦臣” ,要么是端正礼貌的“泽芜君” ,要么是某种情况气急时候一声 “蓝大”


所以当蓝曦臣听到“蓝涣”这个称呼,心里一扫之前的那些思绪,喜了几分.


“是,我念着阿澄,可宁姑娘也没让我去,唉” 蓝曦臣说着说着,就掩不住语气里的情愫.




“傻子,走吧” 蓝曦臣听到江澄对他说:




“那宁家丫头说,如果你就这么放心让我去了,她便是嫁人了,也要写五十封信来骂你,啧,性子还是那么泼辣也不知她未来夫婿是何人”  江澄挑眉,扯着蓝曦臣的衣袂,把他一把拽上了马车.








 PS:彻底结束了眉间 

 哎.......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