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雕

垃圾文笔,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ಥ_ಥ
一月份恢复一个月三篇更新(现在要申请加考试啦),慎关,希望神仙太太们积极产粮(˶‾᷄ ⁻̫ ‾᷅˵)

【曦澄】江先生,搞基吗(二)



*又名见家长23事




江澄好歹也是在商场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一步一步迎着腥风血雨走上顶端的. 哪有这么容易破功,除了金凌外的人,哪怕他心里再不悦,也会绷着脸,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你.


没人摸透他在想什么.




于是,只见江澄用一种像是听到笑话的眼神轻瞟了一眼蓝曦臣,唇角微扬. “蓝先生,何出此问 ?” 




“抱歉,如果这么问让您觉得唐突了” 蓝曦澄歉意的笑笑 “ 您会在意自己的另一半是同性吗”




“当然” 江澄不假思索. “蓝先生不会对我个人隐私感兴趣吧,我们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别浪费彼此时间”  


江澄又伸出手指敲了敲表盘. 


“5分钟”




“江先生,我想追求您” 蓝曦臣说话不带喘,眼神坦荡而真挚.




江澄的瞳孔因为一时间难以置信的稍怔。


他不是没面对过告白的情况。


对于长相家底,江澄从来是极其骄傲自持的。


他从来都觉得自己很优秀。


记得年少情窦初开那会儿,他和魏无羡便打过一个荒唐的赌。


比如,谁收到的情书更多,比如,谁被叫出去告白更多....


魏无羡还曾感叹 ’也不知这些妹子每每被你这人冷淡无情拒绝,还能前仆后继的一个接着一个告白....我都不明白江澄你哪儿好啧啧啧....‘


江澄扬了扬眉 ‘认输了?’


‘不,我绝对比你帅’ 魏无羡嬉笑道。 




“您相信一见钟情吗” 蓝曦臣一句话打断了他的回忆。




“ 不信,也不想了解,我的时间到了,蓝先生您自便” 江澄礼貌而疏离的笑了下。 站起身,从服务员手里接过风衣,再在皮夹里抽出了几张红色的纸币,放在桌子上。“ 我请了” 


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江澄在工作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魔。 


当然,他赚的钱和他所花的时间从来是成正比的。


他喜欢效率。比如在有限的时间,赚最多的钱。




助理Linda小姐在小心翼翼给她的boss递上一杯意式双倍浓缩后,终于在手机亮起的瞬间,感觉自己灵魂得到了解放。


“江先生,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先下班了” Linda对着正抿了一口咖啡的江澄说道。


江澄点头示意。


虽然江澄是个工作狂魔,但从来不会在工作外的时间压榨他的下属.


他很不屑那种压榨下属加班的公司领导人. 


在他看来,都是员工,只有当你平等对待他们,他们才会平等对待你交给他们的工作. 




Linda正准备离开,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江先生,楼下有一位蓝曦臣蓝教授在等您,我说了没有预约不能见您,或者我去通告一声您,但是他说让我不要打扰到您工作,他慢慢等就行...”


“ 我知道了” 江澄按了按眉头,摆了摆手,让她赶紧离开。


Linda知道boss烦躁的时候才会按眉头。难道下面那位看起来斯文温雅的蓝教授是让Boss头疼的存在?看起来不像啊....算了算了 ,Boss的事情不是她能参与的.


于是,Linda一身不吭赶紧离开了。




江澄越想心越乱,干脆啪的关上了笔记本.


毕竟不能把情绪带上工作.


一码归一码,两码分两码.




当年魏无羡为了个姓蓝的,把他撇了,跑国外读设计去了.


现在又有个姓蓝的拐了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金凌. 还教唆自己那个除了任性点没什么不好的外甥早早就出柜,先斩后奏....想起这个江澄那个气啊.




最让他烦躁的是,他生命中居然也出现了个姓蓝的,TM说什么喜欢他要泡他,一见钟情.....


他真想像那些电视里死了伴儿的中年妇女那样对天长啸 “这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夕阳西下,紫红色的霞光披在那人线条清俊的侧脸上,他感到了什么,往后一回眸,眼里映出一潭潺潺流淌春泉,初惊蛰,殊不知在谁的心上荡漾出了圈涟漪.


真TM“蓝”颜祸水,江澄想到.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