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雕

垃圾文笔,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ಥ_ಥ
一月份恢复一个月三篇更新(现在要申请加考试啦),慎关,希望神仙太太们积极产粮(˶‾᷄ ⁻̫ ‾᷅˵)

【曦澄】眉间弄莲(三)

* ooc有
*不喜勿喷





江澄扫过蓝曦臣有些不安的神色,心下了然. 昨晚那事情无非是那蓝家奇差的“酒品” 闹的. 说到底,他还是始作俑者. 如果不是他起了恶劣因子想看看蓝家人有名的“不擅饮酒”,也许就不会....

明知不可而不为,他却明知不可,而为之.
昨夜,是个意外,也只能是个意外. 因为再没有人有资格再叫他一声“阿澄”了,谁都不行.

“行了,江某并非责问蓝宗主,只此一次” 江澄突然出声道,并吩咐外面的仆人打些洗漱的水来. 再一转头看到,蓝曦臣脸色却愈加苍白.
江澄差点要习惯性脱口而出那些带着嘲讽色彩的言语. 到了口边,却又咽了下去. 蓝曦臣和他不过是点头之交,不说昨晚是个大乌龙,他也没立场去调侃人家. 友人?这是无稽之谈. 蓝忘机的兄长与魏无羡的故人?更是荒诞至极. 他们不过是泽芜君与云梦江家家主,而已. 也只能如此.

“蓝宗主,你若是身体什么不适,江某自可以唤大夫过来” 江澄蹙眉.
“无妨”蓝曦臣苦笑 “ 蓝某若是昨晚做过什么过失之举,还望江宗主海涵” 说罢,蓝曦臣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江澄的神色.

江澄一愣,只是一瞬,立刻恢复平静. “ 自然,蓝宗主可自行游玩,也可找几个我江家门徒陪伴身侧,只是抱歉江某人有要事在身,不便相陪,先告辞了”
蓝曦臣点点头,看着江澄决绝离去的背影,沉思.
昨晚自己饮酒后到底干了什么呢?从江澄的脸色来看,定是做了什么冒犯到他的事情. 江澄不说,他也不可能多问.
江澄脸皮薄,内心敏感. 蓝曦臣知道,如果想要接近他,是急不得的,得慢慢来. 当然,无论是蓝曦臣还是泽芜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观音庙的惨景,在脑海里无法忘却. 也许蓝曦臣从未真的了解过金光瑶. 如同他人反复的强调,逝去的只能任他逝去,如今纠结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 如果他真的能放下那场死亡,放下至交最后那个眼神,那他,还是蓝曦臣吗. 蓝曦臣不止一次的想过,自己是否只是伪善而已. 只是没有结论罢了.

蓝曦臣晓得,江澄和金光瑶是完全不同的人,可是偏偏蓝曦臣却总觉得江澄和金光瑶却莫名相似.
大概是骨子里不肯被任何人或者事物摆弄的那股韧劲儿吧,哪怕曾经的人生多么糟糕,他们都要为自己争,他人谈何资格践踏他们的尊严. 又或者是,对于曾经应有的一切的不平,为何有些人天生可以得到比自己更好条件,自己又比他们差在哪里.

只是,金光瑶为人八面玲珑,若非那件事情发生了,大概还是被所有人都围拥着的仙督. 没人会知道,金光瑶背后做事阴毒,睚眦必报.
江澄的脾气不好,平日里冷厉骄矜,言行皆是不肯留情,连一向能说会道的金光瑶遇到他也只能顺着来,为了这个,金光瑶也少不了在蓝曦臣面前提了好些次. 表面上众人畏他,不敢多说. 背后却乱传他坏话,任是蓝曦臣,也听过不少版本的被邪魔化的“江宗主”. 但是江澄行事作风,却和金光瑶是不同的. 要说哪里不同,大概是爱恨分明吧. 江澄心里一直算的很清,谁对他好,他便报答. 对他不好, 他就记你许多年,哪怕你走在他前头,他都对你恶语交加. 他并非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这么一想,便是海阔天空.

是了,蓝曦臣找到了一些答案.
他会心一笑.

又过去了数日,江澄每日忙的焦头烂额. 一旦快到了年底,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缠的自己分身无力.
倒是蓝曦臣优哉游哉的今天逛逛这里,明日逛逛那里.
在这期间,他们两不干扰.
除了.....蓝曦臣每每出去一日后,隔日早晨都会叫人给他送点东西. 有时是一枝折花,有时是集市上售卖的云梦风情的小玩意儿.....
江澄一脸黑线,这蓝曦臣也不知脑子犯了什么抽,也许也是他们姑苏蓝家所谓的高雅的情趣?
江澄也没怎么放在心上,随他去.

“宗主,泽芜君想邀您一起用晚膳” 手下一个门徒向他汇报到.
“知道了” 江澄眉头一跳,终于有动静了吗. 他还以为泽芜君就打算在他这里磨磨蹭蹭呆多久呢. 啧.

只见蓝曦臣面带微笑,站于亭下,他两袖清风,更是温雅.
许久不见,江澄发现蓝曦臣眼里的郁结淡了很多,想是这人的心态已经变了.

不去多想,江澄挑眉看着面前几道清粥小菜,问道“ 蓝宗主,今日,怎突然想到邀江某一起进食?”
“ 蓝某在此久居于江宗主这一方,江宗主以盛情相待,蓝某自然是感激不尽” 蓝曦臣笑着以茶代酒,朝着江澄示意. 江澄虽然不喜客套,但基本的客套寒暄,这么多年下来了,还是熟烂于心的.
江澄皮笑肉不笑的,拿过蓝曦臣手里的一盏茶,抿了一口. “蓝宗主特意来云梦送江某故人旧物,江某很是感激,这点小事,还望蓝宗主不要嫌弃就行”
“之前,我看江宗主忙的很,所以,也不好来找江宗主” 蓝曦臣解释道. “今日听说,江宗主稍有空余时间,才斗胆相约”
“无妨,近来是有些繁忙,江某还总担心自己这个主人,亏待了蓝宗主” 江澄顿了顿“蓝宗主此时,不用回蓝家,筹备春节一事么?莫不是想留在江某这边过年?” 虽然后一句有些许调笑之意,但逐客之意,却藏在其中.
蓝曦臣怎么可能听不明白,一笑,道 “ 可以么,江宗主”
江澄脸瞬间臭了,他维持着,并没有显露出不悦. 这人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赶人?
“如果,蓝宗主愿意的话,也不是不可” 江澄说完这句话,眯了眯眼,左手下意识的在右手食指那枚指环上摩挲着.

临近春节的几日,莲花坞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放眼望去,一个个硕大的红灯笼挂了满街,很是喜庆.
江家不似众仙家一般,江澄早早的让部分门徒收拾好行李,回家过年. 有些愿意留下过年的,则留下帮忙布置.
连日来,一片爆竹声中欢歌笑语.

这是蓝曦臣第一次在春节未归家,他发现,江家过节的方式与他们蓝家完全不同.
蓝家无论是春节还是平日里,都以“克制” 为纲本,一言一行并无不同. 在年夜饭宴上,蓝家众人都自觉地按长幼有序坐好,听蓝启仁一板一眼的总结这一年的不足之处.
而江家众人,无分高低,都随意坐着.他们想吃什么自己去厨房里拿,不够就自己做着.

蓝曦臣不禁有些吃惊,倒也觉得这番很有意思.
他看着身子边喝的烂醉的江澄,对一旁家仆示意,自己送他回房便可.
他驾着江澄,往回走.
江澄醉了也不安生的想要推开他,嘴里还叨唠着 “魏婴,我不欠你,我不欠你!...你知道么?你不知道,你永远也不会知道”
蓝曦臣怔了一下,回神,抱住了江澄. “也是,你这种性子,又怎会让自己欠谁什么,阿澄”

像是听到了这声叫唤,江澄哪怕在睡梦中也皱了皱眉.
蓝曦臣把安放在床上,看了看四周,这是蓝曦臣第一次来江澄卧房,很干净,也很冷清. 除了几件家具,什么都没有.
蓝曦臣不禁想到,这些年,江澄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发疯的又怎么会只有自己的弟弟?蓝曦臣不是没有听过,江家家主疯魔了一般执着陈情寻了魏无羡十三载,人生苦短,又有几个十三载?江澄只是把那颗重情重义的心埋于表面下,他不言,谁人知晓?
他的心性,造就了今日江家的一切.

蓝曦臣心下怜惜,看了看,睡梦中也紧锁眉头的江澄,一双指节分明的手掌抚上了江澄的太阳穴,轻轻按压.
也许是,缓解了一些酒后的头疼,江澄脸色稍缓.

待江澄睡熟,蓝曦臣轻步离开.

记得,江家祠堂应该是往西头走. 蓝曦臣顺着小路走过去.....
正到了祠堂外面,却听到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 二哥哥,你放心吧,今天是除夕,江澄那小子,定喝的烂醉如泥,不会发现我们,我还不了解这人”
“可是”
“没有可是,我今天可是来给江叔...” 话未说完.
蓝曦臣看到一道掌风朝自己劈来,刹那间,避尘出鞘,发出一声清鸣.
蓝曦臣只是闪身避开. 然后抬头,温雅的笑着.


月色下,两个无比眼熟的身影映入蓝曦臣的眼帘. 一个,清冷疏离,带着一阵泠泠的寒意. 另一个,潇洒不羁,意气风发.

“之前回了一趟云深不知处,听思追说大哥前往云梦,倒是没想到,大哥竟然会拜访到江家” 魏无羡眉眼弯弯笑道.
蓝忘机向蓝曦臣微微额首,道“兄长”.
“嗯,我自从姑苏出来已小住多日在江宗主这里” 蓝曦臣轻轻点头道.
魏无羡不可置信的看着蓝曦臣. 蓝忘机眼神里也有几丝疑惑.
“江宗主,人不错,性格也不差”蓝曦臣接着道.
“大哥,咱们认识的真的是同一个江澄吗” 魏无羡调侃道. “性格不差? 也只有大哥会这么觉得吧,江晚吟那脾气上来,我都怕”
“魏公子” 蓝曦臣叹了口气“你有没有想过,有些事情可能并不一定像表面看上去那样”
“大哥是指”魏无羡顿了顿“我和江澄吗.....大哥这么说莫非是听到了什么知道了什么?”
蓝曦臣没有否认,只是笑着,他的笑容如清风般明朗,任何人大概都不会不适.
“可是,我与他,如今又能怎样,我们早就回不去了” 魏无羡垂眸,眼底满是无边的萧瑟.


“魏公子,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知道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 蓝曦臣缓缓的道出. 直视着魏无羡满是笑意的眼睛.
蓝忘机脸色一变,下一秒身形就要挡在魏无羡前头. “兄长” 急急地一声叫唤. 虽然他还是面无表情,但蓝曦臣知道,弟弟不愿意让魏无羡回忆过去.
魏无羡扯了扯嘴角,最终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样子. “没事,蓝湛,既然大哥想知道,那我便说出来,毕竟知道那些事情的,还活在这世上的,也就只有我和江澄了”

.... ....

听完江家过去的一切往事,从藏色散人到眉山虞氏与江枫眠定亲,从江澄把自己的狗送走到喝着阿姐煲的莲藕排骨汤,从在云深不知处求学再到云梦江家被血洗,从剖丹到....
往事被一点一点揭开.
蓝曦臣更是心下感慨万千,听到江枫眠从小偏爱魏无羡的时候,他有些难过. 少年心性的江澄,处处被他人压下去,该是何等的苦涩,江澄是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 听到江澄父母被杀害,蓝曦臣更是想到,这时候江澄该有多无助,应该是天塌了吧,这件事情起因是....可是,偏偏魏无羡救的是自己的弟弟,逃亡在外的自己有什么资格指责?听到江澄被化丹,蓝曦臣的心突然揪了起来,那该有多疼,魏无羡说到剖丹的表情都是不肯回忆,那江澄化丹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 听到魏无羡哽咽的说道自己没控制住温宁,误杀了金子轩,然后害死了江厌离. 彼时,魏无羡也崩溃了,最后,魏无羡魂飞魄散.
蓝曦臣的眼睫不禁一颤,他想,那少年般的江澄,终是一无所有,不,还剩下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
那该是多么绝望,可江澄还得走下去啊.
如果江澄也走了,那金凌又当如何是好?

世人都当江澄恨透了魏无羡,如果只有恨,那,为何江澄还停留在多年以前的莲花坞,出不去,还是不愿出去?是怀恋,还是不舍?

既然苦大仇深,怎舍相忘江湖?





评论(9)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