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雕

垃圾文笔,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ಥ_ಥ
一月份恢复一个月三篇更新(现在要申请加考试啦),慎关,希望神仙太太们积极产粮(˶‾᷄ ⁻̫ ‾᷅˵)

【双玄】生而为人



*一发完
*前面师无渡视角
*题目乱取系列,又名弟控嫁弟的心路历程
*人物是秀秀的 ooc是我的
*接原著,有私设
*前面埋的不是很明显





水横天一向本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做派,一直傲慢自居.
但,他并非没有软肋.
他的软肋就是他唯一的弟弟,师青玄.
他很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弟弟什么都不知道,一切肮脏他来承担即可,杀人改命逆天又如何,他水横天从没畏惧过丝毫.唯一担忧过的就是这个太过于单纯的弟弟.
“哥—”
“哥—”
“哥—”
他弟弟从小就这样,他们兄弟俩相依为命.

他瞒了师青玄很多事情,当然不止“死亡”.
虽然他是没有算到过那黑水玄鬼竟然是当年改命留下的后患,但是他算到了自己的死.
也恰巧,曾经他机缘巧合下,获得一件至宝.
那是一条暗金色链子,链上刻着盘龙环山之姿,注入灵气,盘龙宛如活过来了一般,发出铮铮几声,清脆的龙吟声.
灵文说那是龙吟扣金响,传说中只要将自己的气息融入于此法宝内,哪怕魂飞魄散,重塑肉身还是聚魂,皆不是难事.
听到这种消息,水横天当然是欣喜的,这样自己那个爱闯祸不安分的弟弟,岂不是多了一重保障.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龙吟扣金响竟然已经认他为主.
也罢,只要自己不死,便能护得住这个弟弟. 水横天想到.

水横天知道自己会有一死,在第三道天劫时.
他无所畏惧,这天上还是地下,谁又奈何的了他呢.

他又怎么会想不到,如果自己那个弟弟知道了那件事情,一定会挡在他前面,替他去死.
什么尊严,傲骨,和师青玄比起来,都是狗屁. 磕头又如何,能保全下青玄,这黑水玄鬼把他如何,他都无所谓.
看着那四坛骨灰,他心中也无一丝后悔.
但是,当师青玄失控的哭起来时候,撕心裂肺的叫喊着救命. 他心里竟然有几丝松动了. 他让师青玄那么痛苦吗?

只是这场戏,必须得演完了.
他果断的手下用力,装作要掐死师青玄.
他看得出来,玄鬼并非真的想杀他弟弟. 但他不相信玄鬼,他只信的过自己.

他算对了,他不会错.
玄鬼不会让他杀了他的弟弟.
代价是,他的双臂齐断,血如喷泉.
他笑了,这样就对了.
他很狂,不仅因为他是那个无人可比的水横天,更多的是,只要他想达到的目的,没有达不到的.
他看不起玄鬼,自以为报复了他,可是呢,他又不会死. 而为了师青玄死了的,他们死的不能再死了. 真是讽刺至极. 他才是赢了的.

他看着玄鬼愈来愈冷的面容,只是傲慢的对视了上去.
突然脖颈断裂的碎骨声响起.

他仿佛听到了头颅被折断的声音.

然后是青玄大叫的声音.

最后一刻他想的是,对不起了,青玄,到时候再见吧.

醒来后的第一眼就是灵文和裴茗.
他们“三毒瘤”,还真是默契.

“咳” 水横天起身,喉咙有些干.
裴茗连忙递上水,开口便问“水师兄,你感觉如何”

水横天并无不适,这具新的身体,力量比起曾经更是暴涨了几倍,他的“死劫”是过了.

他看了一眼四方,是裴茗的殿里. 他感觉到,天界有什么不一样了,————君吾的气息没了. 与其说是消失,不如说是全部被抹去了.
“水师兄,在你醒来的日子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一时间也说不清,总之,青玄现在 ” 裴茗脸色一变,欲言又止.

水横天皱了皱眉,“他怎么了,那水鬼” 说完,便要往床下走.
“他在乞丐里混” 灵文突然出声道.
“什么” 水横天神色骤变 .
只见灵文拿出一个水镜,指尖轻触.
水横天就看到了一个人影,身上破破烂烂的,头发乱糟糟的和鸟窝一样,走起路来一瘸一拐. 但是,神情却是飞扬的.
他差点认不出这是自己那位对美有极致追求的弟弟了.
“他这是怎么了,水鬼刁难他了” 他眼神一凛.
“与其说是水鬼刁难他,不如说是他自己把自己折腾成这样的” 裴茗无可奈何的摆摆手.
他心下渐明,无非是他这个弟弟,无法忍受自己身上背着的那些沉重的“包袱”了吧.
死过一次了,如今他只想,把弟弟接走,永远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如果,他不想走呢” 灵文对着他离去的背影说道.
只见他顿了顿身,僵了片刻,便下凡去了.

他积怨诸多,仇家遍地.
上一次本就是诸多意外中没有料到的唯一一件. 纵然他天不怕地不怕,如今看来,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于是,他稍稍乔装,看起来便像一位中年老道.

他走到正在餐馆外面讨饭吃的师青玄面前,本有很多话想问,但是,他却说不出口. 如同什么东西哽咽在喉中.
他定了定神.

倒是师青玄先说话了“这位道长是有什么事情吗”
“过来一下”他沉了沉声,看了看周围,其他乞丐异样的眼神.

师青玄眼神略带犹豫,但还是跟着他走了.
走了差不多几里路,师青玄终于忍不住再问道“道长是有什么事情吗”

这时,师无渡才正声道“ 青玄,是我”
师青玄木木的愣住了,他的瞳孔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人.
虽然面孔不同,可是说话的语气,咬字,抑扬顿挫.....
“哥,是你吗” 师青玄语气有些颤抖.
“嗯,时间紧急,你先别问,跟我走” 师无渡抓着师青玄的手就要开缩地千里.

“哥,我不能和你走” 师青玄苦笑道. 师青玄早已不是过去那个一无所知的风师青玄了,如果说原来风师青玄会无条件信任自己的哥哥,哪怕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及. 可自从那天在黑水鬼蜮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后,师青玄的心动摇了. 师青玄如何能接受自己的哥哥竟然把他人的命格换给自己,那些亡魂让师青玄充满了无限的罪恶. 师青玄不知道,现在的哥哥会不会为了救他,再次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师青玄!” 师无渡很少呵斥师青玄“现在没时间胡闹” 他铁了心要把弟弟带离这个地方. 哪怕绑走....
青玄,不要怪我.....

一股强劲的气息从远处往这边赶,水横天撇了一眼远处,微微皱眉.

一团黑色粘稠的液体扭动着,如同一团缠绕的海藻,最后落地化为一个人影.
阴郁的眉眼,一身黑. 水横天就算是死,也忘不了这张脸. 但是,现在这时候没时间计较这些破事,当务之急是带师青玄走.

“放开他” 开口的居然是那水鬼.
“与你何干” 他不客气的回道.
水鬼眼里渐渐有了杀气.
打便打,看来不打一架,这水鬼看来是不打算放行了.

师青玄想说什么,只见贺玄淡淡的看了自己一眼. 师青玄浑身一震,师青玄又怎会不知,这是他曾经和“明兄”,特有的暗号. 意思是,师青玄先撤,明仪殿后.
可是,如果自己走了,那哥哥怎么办.
难道,得让哥哥再死一次?
师青玄不敢想象.
贺玄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知道,是在催他.
可是.....
没等他想完,师无渡便发动了攻击,举手间,四股冲天的水柱如同游龙一样,伫立在天地之间. 像龙卷风一样朝贺玄袭来.

要是这种情况下,贺玄还没发现那就是师无渡,那就真不配做一方绝境鬼王.
贺玄的眼神冷到了极点,冷笑一声“呵, 你果然没死,狡猾多端的师无渡,又怎么会被我这么轻易杀死” 说完,又看了一眼师青玄 “我也是蠢”
师青玄怔住,有些东西渐渐在脑海里成形....他哥死后,他身边发生过的一点一滴.... 明兄,不,贺玄,一直在他身边衬着他?帮助他?他来这里难道真的是..... 担心自己,救自己? 贺玄为什么要这样?自己明明害得他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师青玄当真想不透.

贺玄巧妙的避开水流,伸手在空气中划了一道.
一股股看似锐利形状的黑水从他身侧涌出,与那水柱纠缠在一起,如刀锋入胶漆,互相绞断,割裂.

果然,那天水横天的弱势是装出来的. 这幅嚣张的样子才是水横天本来的样子. 贺玄脸色更加苍白.

他们这样子看来是要不死不休了. 师青玄拿出那天贺玄都给他的风师扇,往他们之间,一扇.

一股气流分开了缠斗的二人,二人齐齐的回头看向师青玄.
“青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着水鬼会放过咱们兄弟二人” 师无渡道.
而贺玄只是森然地看着师青玄.

“哥,我说了我不和你走” 师青玄闭上眼睛,他不敢看师无渡的表情.
“贺公子,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顿了顿“ 我不会让你杀我哥第二次,哪怕他罪有应得,你杀了我也行”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你说什么鬼话 ”师无渡觉得那个从小在自己庇护下长大的弟弟真的一下子变了很多,硬要说那就是,完全不听话. 虽然以前也不听话,整天和“地师”鬼混在一起. 但是,自己的话还是偶尔听一听. 现在,就是不听. 师无渡第一次感到了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贺玄听完,冷笑了一声,低声道“ 好个兄弟情深,真令人作呕” 接着又道“你以为你是谁,师青玄,我不杀你不等于我不会杀你”

“那你杀便是” 师无渡眼睁睁的看着师青玄说完这句话就走到水鬼的面前.
他的瞳孔一下子睁大了.
“师青玄,你不要胡闹了”

贺玄眉间动了动,他的手指搭在了师青玄喉头,他知道,只要轻轻一拧,师青玄就死了,任是一向自负的水横天都无力让已是凡人之体的师青玄死而复生.
但是,他发现他竟然下不了手...对上那双明眸,他居然.....

水横天是谁,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那水鬼,下不了手.
水横天本想出言引那水鬼注意,再好下手救师青玄.
但,他万万没想到. 那水鬼竟然拉过师青玄的脖子,就....

师无渡瞪大眼睛看着眼前两个嘴对着嘴,他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亲吻...?他毛骨悚然.
他看着水鬼往师青玄的口中渡了什么圆珠似的东西,顺着师青玄的喉管下去.

师青玄的舌头触到了那个圆珠似的异物,冰冰凉凉,有些似玉石一样的珠子.
他生生咽了下去.

那是什么?他愣愣看着贺玄. 他突然有个不确定的猜想,曾经他在谢怜脖子上看过一个玉石,据说是花城主送的,谢怜宝贝的不得了,别人多看一眼都不行.
莫非真的是....

“你.....” 师青玄欲言又止.
“他给你吃了什么” 师无渡急切的问道.
师青玄只是低下头,不语.
师无渡有时候真想撬开这个弟弟的脑子,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从现在开始,他不能离开我超过一里,除非他想死” 贺玄悠悠开口 “无论他跑到哪儿,我都能找到他”
贺玄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有几分挑衅,看来是真的.
师无渡捏紧了拳头.

“我不离开你” 师青玄突然出声 “你能不能让我哥走”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 贺玄冷冷的看着对他说道 . “师青玄,你可要想好了,从今往后你是人是鬼,生生世世,你都别想我再放过你” 说完,连看都不看咬牙切齿的师无渡一眼,携着师青玄的腰,开了缩地千里就走.

水横天本想追上去,一只手轻轻的搭了下他的左肩.
是灵文.
“你看,我说过了嘛” 灵文道.
“就是啊,反正那黑水沉舟也不会对青玄怎么样,还暗地里这么保护你的宝贝弟弟,你不如放心回上天庭陪我们办公吧,水师兄” 裴茗的声音从他右侧传来.
水横天脸黑的比那黑水鬼蜮的水还黑.

趁水横天没别的反应,裴茗赶忙驾着他就往上天庭去.






PS: 其实天官里面,最喜欢的男性角色出了花花,就是水横天水大大. 很难接受一向藐视天地人命的他,那样就死了?所以一直想以他的心态写一篇吧.....
里面只有面向弟弟写道他才是师无渡,面对他人,他就是那个自负傲慢的水横天水大大.

黑水把骨灰“放在”师青玄身体里面,其实是有私心的. 当然黑水大大口嫌的特点,又不可能直接说怕师青玄真的和师无渡走了(在这里设定是水大大三劫后比黑水略强)
干脆拿骨灰做雷达,反正他也不怕魂飞魄散. 当然骨灰还能帮助师青玄延长寿命(诡异的设定)
黑水大大本来是想再杀水横天一次,但是,不说杀了,又复活一次还是咋样,既然师青玄才是水横天的命根子,那直接带走师青玄,让他们见不了面,不是更加有效.
当然最后那句也有表白的意义嘛嘿嘿嘿,那就说完了....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来自太宰治的《人间失格》


妈也每次都废话那么多QAQ
辣鸡文笔感谢阅读







评论(10)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