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雕

垃圾文笔,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ಥ_ಥ
一月份恢复一个月三篇更新(现在要申请加考试啦),慎关,希望神仙太太们积极产粮(˶‾᷄ ⁻̫ ‾᷅˵)

【双玄】绕青丝



*一发完
*接原著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题目和文没直接关系,取名废




上元佳节,楼宇间灯火通明,好似白夜. 正是人间阖家团圆之际,大街小巷,无不欢声笑语.

那是一家街头小摊,卖些甜水小食,生意倒是红火,只见一相貌清秀的女子进进出出端盘送食,笑容甜美,声如黄莺般清脆,惹得客人夸赞. 摊铺老板在一旁拍打着算盘,满意得咂咂嘴,想是赚了不少. 一小女孩蹦蹦跳跳站在街边左顾右盼,老板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头,“等你哥哥呢” “爹爹,哥哥什么时候回来,我想等他一起吃元宵呢” 小女孩撇撇嘴. 一妇人听到了他们的谈话道,“那孩子估计快回了,妙儿别忙了,过来吃元宵吧”
女子嫣然一笑,收拾好,坐近了和他们分元宵吃.
四个人似乎还等着家里另一个人回来,有说有笑.

不远处,一个黑衣男子在暗处看着他们嬉笑,沉默不语. 而在他眼前的这一切仿佛前世今生,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但是,他明白,许多过去,早已回不去.
物是人非.

他转身离开,背影单薄.

皇城郊区,破败的庙里也是热闹非凡,一群无亲无故的乞丐,这会儿勾肩搭背“哥哥弟弟”乱叫,哪顾得上辈分.这里聚餐的饭菜,虽然比不上皇城酒楼里的好酒好菜,但倒也是丰富之至. 师青玄拿起一壶酒,仰头就灌. 这段日子,虽比不上做神仙时候风光无限,但更是潇洒自如. 要是哥哥还在,大概会摆起脸,骂自己不上进吧. 想到这,师青玄醉眼里满是笑意.
他习惯性的扇了扇风. 听到那群丐兄丐弟又开始胡天海吹,有人说自己曾经与那风月楼的花魁娘子一夜春宵,有人说自己曾是江南富贾一家的公子只是家境衰败流落至此....
突然一乞丐嗤笑道“各位哥哥,你们这都算个啥,不过人事罢了,咱们老风,曾经可是活神仙呢.”
说完,下面立刻沸腾起来,叫嚣着让师青玄讲着过往,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听他怎么说.

“啊,我曾经是天上的风师,是在那倾酒台上一举飞升,他人都夸我天纵奇才” 顿了顿,却说不下去了. 他歉意得看了看乞兄丐弟们,乞丐们倒是替他打着哈哈,说,谁没有难以启齿的事情呢,老风咱都理解,没事没事.

师青玄苦笑 ,心想到,但,那本来不该属于我,而属于另一个人....
我本该厄运缠身,早早毙命. 只是身边亲近之人,换了我的命格,将我的命格换到一个无辜的人身上.
他本该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却被我害得全家上下悲惨的死绝.
他本该是我最好的朋友,可一切不过是我无知,后来得知真相自欺欺人.

师青玄觉得有些闷,携着酒,捧着一碗元宵,便朝外走了出去.
他已经记不清父母的模样,在他人生中最亲的人,已经死了,头颅生生被摘下. 那人死前还说了一番狂妄惊世的话语,离那时也过去好些日子,只是他却无法忘却,历历在目.

他坐在树下,抬头望去是一片枯秃的枝桠,月光透在他身上,几点星子明明暗暗.
还是入春之时,寒风肆起,他哆嗦着搓了搓手. 拾起散落在树旁的木枝,便升起火来. 毕竟如今不是神仙的他了,凡人的他,身子骨在经受了一瘸一断之后,再加上连日风餐露宿,已是虚弱不堪.
他拿起酒壶,又是一口灌下.
他看着天,喃喃道“哥,我估计要不了多久就来陪你了,你最疼我,一定会在桥旁等着我的吧,嘿嘿”
“我知道我这样也是赔不了明....贺公子的,只能对不起他了”
“其实,我真的,是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
“你死的那会儿,其实我是懵了的,痛苦,迷茫,愧疚.....我想了很多,我脑子也很乱. 因为一切缘因皆由我而起,却让你们背上了那么多.....”
“血海深仇,却一概不知,可笑可悲”
“我自诩潇洒自如,到头来,却负尽你和他”
“我不会再见他了”
“哥”师青玄本想把身旁的元宵倒入火堆,入眼,却是一个空碗.
他一愣.

贺玄在这铺天盖地般喜庆的佳节,看了某一幕后,本是觉得被人扼住了咽喉一般,窒息怅然. 他的脑海内,一瞬闪去了很多思绪. 不知不觉,又到了某人身边.
只是那人,没有和那群乞丐一起,吃吃喝喝,谈天说地.
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一个树下. 啧,也许是那人往日身边都围满了各色的人,他脑内竟然出现“孤零零”这种词.
他敛去声息,悄悄的往那边过去.
那人身旁一壶酒,一碗元宵.
衣衫破烂,身子有些发抖.
他看着那人一瘸一拐慢悠悠的拾柴.
看着那人乱蓬蓬的头发.
心里突然有些涩意.
他皱了皱眉,看不下去那人吹起的火被风一次次熄灭,拈起一个诀,火苗幽幽燃起.
他眉间松了松,飞快的拎走那碗元宵,倒入喉中. 软软的,甜甜的味道. 放回去,再透着火光,从一侧细细看着师青玄,师青玄的眼睛黑白分明,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篝火看.
然后,他听到了所有师青玄的话,一字一句,一文不差.
尤其是“我要不了多久就来陪你了” “我真的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 “我不会再见他了”
他的心如同一滩死水,本是深不见底黑不透光,却被几句话炸出了一大片水花.

“师青玄,你以为我就这么放过你,你想的倒美,只是给你几天清闲日子舒坦舒坦” 贺玄的声音在他耳边幽幽响起,看着他神色骤变. 慌张地呼的站起身,可是没站稳,就要摔下去,只是在他落地之前一双手揽住了他的身子. 这下,两双眼睛可是对在一起了,师青玄看着他晦暗不清的眼眸,心里沉了下来.
“贺...公子,我,你要杀要剐,我都无话可说” 师青玄看着他,装的神色自若.
“不够” 贺玄捻着他的下巴,用力大的像是要把师青玄的脸骨一带捏碎,痛的师青玄脸色发青,咬牙硬是没发出一声.
“那....你想....怎样?”师青玄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他.
贺玄被某个想法突然吓到,面色不改的立刻放开他.

他想,自己已经这样了,诺大的黑水鬼域里,空无一人,竟然有些寂寥,他是永生的绝境鬼王,已经发生了,从此也改变不了,倒不如把那人放在自己身边......习惯了这么多年某个吵吵闹闹的家伙总在自己身边整天“明兄明兄” 叫唤,他听了就烦,他总是告诉自己,为了报仇,这些都得忍. 可是看到那人失魂落魄,衣衫褴褛. 自己却突然觉得,仇恨还是曾经的什么,失去了意义. 该死的也都死了.....

“跟我走” 来不及师青玄多想,贺玄便用缩地千里把他带到了自己的黑水殿中.

也不多看他一眼,就把他留下了,走前留下一句“别想逃,在这里,你离不开了”

师青玄无奈的笑笑,坐在冰冷的地上. 想着,这样也好. 如果真的能让贺玄能觉得报了仇. 突然喉头一甜,他猝不及防的吐出一口血. 只觉两眼发黑.
这下子,可能要真的对不起,明兄了.
想完这句话,两眼一闭,就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殿内还是黑压压的一片,贺玄依然不在.

他想了想,这幅样子,贺公子,没看到,那就好.

只是一阵困意席卷而来,他又闭上了眼睛.

这次,却再没醒来.


贺玄察觉到有什么不对,他本想把那人先晾几天,但是黑水是自己的领域,一波一澜怎会察觉不到.
当他急着赶回去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具没有任何气息的尸体.

他颤抖着抱起师青玄,突然一片空白.
从此那个说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的那个人,就这么死了. 师青玄再也不会在春暖花开阳光明媚之时,佻笑着拉起他的胳膊,行走在山水之间.
他们彻底成为了“过客”.

这时,他才明白他的心,究竟被什么占据了那么多年.
他的心空了.


谢怜正在一家馄饨摊前,吃着早点.
鲜美可口,他舒舒服服的吃了一整碗下去. 隔壁桌突然来了一个人,不,一个鬼.
当然不是他家花三郎.
那个鬼一身黑衣,面无表情. 冷冷的对店家比了数,店家看了一眼,立刻往锅里下着馄饨.
“你这又是何苦呢” 谢怜看到他,终是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
谢怜怎会没有耳闻,师青玄死后,黑水上天打探风师的转世.却得来了灵文的一句“风师大人上世积怨尚多且逆天改命注定遭到天谴每世活不过20” 这种消息. 听罢,黑水一语不言,转头就走. 从此满世界找风师的转世,哪有那么好找,他也不知黑水真能找到那人否.
只叹.

黑水足足找了几百年.
第一世,师青玄仅仅活到了12岁. 是皇城里的十王爷,由于性情刚正不阿,在谋权争夺中死于被人毒杀. 他错过了师青玄第二次.

第二世,师青玄是一个上皇城赶考的书生,在路上遇到了山匪,宁死不屈,正义凛然. 被砍头. 年方二八. 他错过了师青玄第三次.

第三世,师青玄是道观里的小弟子,只是在下山除魔时候,舍身救人挺身而出,被魔物反噬. 尸骨无存. 年方18. 他错过师青玄第四次.

第四世,师青玄是将门独子,年方19,在战场上壮烈牺牲,从此名流青史. 他错过了师青玄第五次.

再后来,他终于找到了那个人,但是,是一道天雷早他之前找到的,那个人.
他终于感受到,一样的气息.  

如同风一样的气息.

久违着带来了风的恣意.


那个人,飞升了.

于是他远远的看到了一个身影.


那个人眉眼依旧,笑意盈盈. 背上一把长剑,腰间挂着一把折扇,端的是风流儒雅,神采飞扬.
“明兄,别来无恙”

他看着看着,就再也移不开了眼.



PS:终于写完了,可以说很爽. 毕竟这是我在天官里面最喜欢的一对,我太喜欢他们了,对我而言,这样的结局很舒服. 当然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 所以,就这样吧. 

解释一下,对于开头那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那一家四口转世了,然后哥哥也不是黑水大大了,自有他人代替(命运轮回嘛惹人唏嘘)这样理解其实我也于心不忍.唉太虐了. 所以黑水大大只能在暗处看完,转身离开. 他们过得好,他才能安心. 前世欠他们太多.现在又能怎样呢,他纵然已是绝境鬼王了. 可惜 ,并不能扭转时间. 

然后风师大大他其实内心很矛盾的,他对黑水大大其实搞不清感情,因为他欠黑水大大太多了,但是黑水毕竟也杀了他最亲最爱的哥哥. 

黑水到最后也许才明白,真正填补他心里的不只有仇恨,还有满满的风师大大. 为时已晚,佳人已去.

谢怜说的那一句,你这是何苦呢. 意思是 既然都已经故人烟消云散了,前尘往事留在记忆里就好了,何必如此 何必再缠着寻着之类.  太子是真的把风师大大当作挚友,于心不忍,但又无法多说. 因为有些事情还得看当事人

至于风师大大死那一部分 好吧 抱歉 写得比较快 但是多几笔也是会死 死亡有时候是终结 也是开始 

本来是想 在后面来一个 黑水大大问风师大大 你可愿陪我(差不多意思就是许下终身)摊出右手 然后风师笑笑 把手放进黑水大大手心,从此袖手山水之间. 但是感觉写到最后也就够了 没必要加这一段

对贺玄描写的可能不够深入,主要还是懒QWQ

希望大家看的明白 有些地方草草几笔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145)